跖狗

World Journal (New York) - - 小說世界 -

狗子原本躺在地上,一聽這喊,一骨碌爬起來,單膝跪地,警覺地看著柵欄外面。深更半夜,怎麼會有探監的?更何況陳二毛是假名,應該不會有人知道他在這裡。狗子不知來的是誰,可恐怕不會有他的好。

一條人影背著光,站在牢房外。

「少爺?你怎麼來了?這種時候,你怎麼進來的?」狗子看清了站在外面的是誰,小聲地說。

「塞了點銀子,就讓我進來啦⋯⋯我是原告,總不好給人看見我來探被告,只能這時候來⋯⋯你沒事吧?在裡面沒有吃苦頭吧?」江梓儀緊張地說,他生平還是頭一回進這種地方。一個人踏進臭氣薰天的牢房,對這公子哥兒可是難如登天的事。

「我沒事,少爺,你以後別花這冤枉錢了,來看我做什麼?不如花些錢常去飯館、茶樓坐坐。我看你家就快來人了,也許能碰上⋯⋯」狗子上前抓著欄杆囑咐著。他想江祿回去發現上當,一定會馬上帶人來尋少爺。若能早早相見,那是最好。這少爺出入都離不了人伺候,也不知道有沒有好好讀書。

若不是他把江祿給騙了回去,少爺也不會落得一個人沒人照顧。狗子想想,實在對不住少爺,少爺還掛念他在牢裡過得如何,心裡十分愧疚。

「你少操這閒心!我又不是奶娃子離不了娘!你自己的事要緊⋯⋯」江梓儀皺皺眉道:「眼下是躲過一劫,接下來你打算怎麼辦?」

狗子有些慚愧地笑了笑道:「還沒想呢!走一步、看一步囉!」 (六三四)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Traditional)

Newspapers from US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