僅一代人時間變污池

藍藻暴發 天晴特別臭

World Journal (New York) - - 透視中國 -

昆明市西山區王家堆村,面積約40畝的滇池湖面上,漂著綠漆般的藍藻,一股腐臭味飄蕩在村莊上空。堤岸另一側的池塘裡,水葫蘆開著紫色的花,鋪滿水面。兩名正在清理湖面的村民說,這次藍藻暴發已有半個多月,是南風把藍藻從滇池外海颳到滇池北側城區的。「年年都這樣,天晴時特別臭。」對王家堆村67歲的楊秀珍來說,已習慣了這樣的滇池。她記得30多年前,滇池裡可以洗澡、抓魚,湖面上還開著星星點點的白色小花。僅僅一代人的時間,滇池已面目全非。「現在滇池治理的加速度其實已接近污染發生的加速度」,雲南大學生態學教授段昌群說。環保部今年6月發布的《2013年中國環境狀況公報》顯示,滇池依舊屬於重度污染,全湖總體為中度富營養。而根據此前的數據,去年9月,滇池靠近城區的草海水域,屬於重度富營養。這意味著這部分水域內的氮、磷等污染物數量已有所下降。

去年9月25日,斥資80多億元的牛欄江滇池補水工程完工,計畫每年從牛欄江引入6億噸水注入滇池。研究湖泊富營養化的無錫市水利局工程師朱喜認為,這可能是草海污染開始降低的原因。而草海只有10平方公里,占滇池水域的1/30。「滇池歷史欠帳多,即使接近變好的拐點,水環境形勢依然不容樂觀,只要條件允許,Ⅱ類水質都可能產生藍藻」,段昌群說。藍藻被稱為生態癌症,會讓水體裡的生物缺氧死亡。

段昌群認為,2011年開始的滇池治污六大工程,治理思路正確。這六大工程包括:修建環湖截污和環湖路;治理農村面源污染;拆除湖濱帶的房屋、田地,修建5.4萬畝濕地,恢復樹林和湖泊;整治35條水質為V類和劣V類的滇池入湖河道;清理滇池湖底富含污染物的淤泥;調水和節水。但一些環境工程師和生態學家認為,這些工程治理效果存疑。雲南省環境科學研究院教授曾廣權認為,滇池邊新建的濕地,都修成了濕地公園,強調景觀功能,並沒有真正恢復濕地的淨化功能。比如昆明官渡區五甲塘濕地公園裡,進入濕地的水要靠泵來抽,而不是自然流入濕地,這是「人工濕地」,不起作用的。而且和300平方公里的滇池水域相比,5萬畝的濕地,能起到的淨化作用不大。

作為生態修復項目,昆明從2009年開始種植水葫蘆治污,卻遭到眾多批評。王家堆村民楊秀珍說,水葫蘆不及時打撈,爛在水裡比藍藻還臭。今年,滇池已不再種植水葫蘆。一名曾參與滇池水葫蘆生態修復研究的學者表示:國內外的研究的確顯示,水葫蘆種植面積不超過水域的1/3到1/2,的確能淨化水體,但政府在實施項目過程中,出於利益或政績,種植密度過大,反而污染水體。

緊靠洱海西岸的翠湖賓館。

(取材自南方都市報)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Traditional)

Newspapers from US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