糧票 糧信 和

World Journal (New York) - - 上下古今/港副 -

當時工作組的人員是混編的,有從天津市區的機關、企業來的,有從所在公社或直屬單位、學校抽調的,這些人都是非農業戶口。開始時大家吃派飯,後來因為一場大地震,農民受了災,吃派飯就不太合適了,上級要求,以村里的工作組為單位,自己起火做飯。但是問題出來了,那些非農業戶口的隊員,只要按照糧本定量,把糧票換出來,就能在當地用糧票買回糧食,合夥使用。若是一介農民,沒有糧本,怎麼辦?總不能走幾百里的路,每月把麵口袋背著來入夥吧!那時鄉村的交通並不發達,最好的方法就是用自行車馱著糧食了。實際上還是很體面的,也沒有人小看我,多虧了當時有糧信。具體做法是,由公社出具一封介紹信,證明自己是在縣里當「借幹」,每月從家裡的大缸,把高粱或者是玉 米舀出來,裝到麻袋裡,用自行車馱到附近的糧站去,糧站的工作人員首先把糧食質量檢查一番,當時也沒有嚴格的檢驗設備,不過是把手伸進口袋裡,攥一把,看看是不是乾燥,要是玉米,還要拿出一個粒來,放在嘴中,咬一下,要是咯嘣一下,像蹦豆似的炸開,一段兩節,裡面出現閃亮的白茬,那工作人員就高興了,一定是很乾躁的。要是手插進麻袋裡,手濕漉漉的,那大多都通不過。當時我每次凡是拿到糧站去換糧信的糧食,都是在酷熱的天氣裡,攤在葦席上,翻了又翻,晾了又晾,每次都是一次通過檢驗。質量通過後,原糧變為成品糧,還要做一些數量上的折扣,因為粉碎糧 食時,要出些麩皮,也會有些糧食的粉末在空中飄走耗掉。檢驗完畢,就把糧食倒進倉庫中的糧食堆裡去。轉過頭來,工作人員就用他那隻帶著糧食粉末的圓珠筆,為我開一封糧信。拿到糧信,手中攥出了汗,都是提前準備一本舊雜誌,把它放在裡面,唯恐出現皺褶。有了這封糧信,就可以到我工作地點所在糧站,去買成品糧了。用糧信買糧還有些優惠,工作人員會按照非農業戶口的作法,在品種上進行粗細搭配,按六成粗糧、四成細糧的比例賣給你;要是需要糧票,也能按照這個比例換出來。每到此時,我就會感到一種莫名的 滿足感。因為我換糧信的時候,用的全是粗糧,一轉身,換成糧信,再到異地買糧,細糧就出來了。可不能小看這部分細糧,當時,人們看得可是很重啊!正是有了糧信換回來、粗細搭配的成糧,我這個本是農業人口性質、稱為「借幹」的工作隊員,才得以順利地與非農業人口身份的隊員一起,同吃一鍋飯,共同度過了那段時光。當年透過糧食換糧信,得到的一點小小特權,至今想起來,還有一點小興奮,然而,這可是在較小的範圍內的事,對於大多數普通農民來說,是根本不能享受到的。光陰荏苒,日月如梭,如今糧食早已放開,糧票、糧信這些曾風光一時的東西,早成為歷史陳跡,走進了博物館,但是想起來,它們當時在人們生活中的作用和神聖地位,可以看出人們生活的窘迫,情不自禁地湧出了陣陣的心酸和苦澀。 (下)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Traditional)

Newspapers from US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