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緻的散文

World Journal (New York) - - 上下古今/港副 -

●手上有本新書,是廖偉棠的散文集《有情枝》──我很喜歡的一本散文集。40篇散文分成兩部分:「初心與故夢」、「雲遊和霧隱」。廖偉棠是詩人,可我認為他的散文不僅不下於詩歌,有的比詩歌更加精采。假如用一個詞來形容廖偉棠的散文,我會選擇「精緻」,在他的散文裡,感覺最強烈的就是寫得特別精緻。精緻是純文學作品不可或缺的因素,但是精緻絕不容易擁有,廖偉棠的精緻來自他漂亮的文字。同樣的意思,用精緻文字表述,就是上乘的文學作品;何況,廖偉棠的散文不只是有精緻的文字,還有動人 的內容。「十年胭脂無顏色」寫張國榮和梅艷芳去世十年後,重看「胭脂扣」。「他們都在演粉絲眼中的自己,一個是倜儻任性的少年遊,一個是身世伶俜薄命女;現實中張國榮是抑鬱有痛的,唯以一躍求解脫,梅艷芳是敢愛敢恨的行動主義者,追求自己想追求的。」「他們的相繼棄世,宣布紙醉金迷的徹底告終──他們逝去,象徵那個胭脂一樣俗艷浮華的盛世真的逝去了。2003年,舊殖民地的最後一絲暮光,在現實的赤裸裸追擊下化為泡影,此後才是香港人建立真正的香港認同的開始。」多好!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Traditional)

Newspapers from US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