跖狗

World Journal (New York) - - 小說世界 -

「你還笑!現在劍還沒找回來,四城門都把守得緊。你若有同夥要進城會合,太險了,我去通知他們別來了吧?」江梓儀壓低了聲音,肅然道。「我哪裡有什麼同夥?到李大人府做那案子,出來、進去就我一個,沒別人了!你從哪聽來我有什麼同夥的啊?」狗子笑著說。

他心想這少爺真傻,竟然自告奮勇要去替我通風報信。若我背後真有一幫大盜,怕你見到了要嚇破膽子。

「你不用騙我,」江梓儀把一隻手放在狗子的手背上,正色道:「這種案子你一個人也做不來。我都幫你藏到這裡了,你還不信我嗎?」

「我怎麼會不信你呢?你肯這樣幫我,就是拿我當過命的交情了。你幫我這個忙,我不會忘記的!」狗子也認真地說。

「好!有你這句話,我一定幫你到底!」江梓儀壓低了聲音又說:「在官府把劍找回來之前,城門的盤查都不會鬆的。不如我先幫你把劍帶出城,你和劍分別出城,也比較安全。」

狗子考慮了一下,心想這辦法也許行得通。少爺看上去就不是個會武的,讀書人應該比較不會被攔下⋯⋯可是好像有什麼地方不太對勁,狗子總覺得什麼地方出了差錯,隱隱感到不安。

「少爺⋯⋯你來的時候,沒有被人跟蹤吧?」

「沒有,怎麼了?你臉色不太好⋯⋯」

怎麼回事?不對啊⋯⋯少爺不該這麼說的。

狗子把手從江梓儀的手下抽出來,向後退了一步,臉上帶著悲傷的神色看著江梓儀,好像沒聽見他說什麼,喃喃低語著:「少爺⋯⋯你為什麼要這麼做⋯⋯」

狗子突然明白了,是什麼一直使他感到不安,總覺得不對勁。

「當然是要救你啊!什麼時候了,還說這話!」「你為什麼要出賣我?」獵犬就在門外,狐狸驚疑的眼睛又圓又亮。背叛的火焰在兩人之間,汙濁的煙刺痛了狗子的雙眼。

窯門關上了,黑暗中,狐狸金色的眼睛滿是驚懼。狗子嚇壞了。在被背叛的一瞬間。「你在說什麼?」「找上你的是誰?」狗子看著江梓儀,冷冷地說。

(六三五)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Traditional)

Newspapers from US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