忠誠衛士

World Journal (New York) - - 家園 - ■ 劉振墉

我現在住的美國老年公寓,是一座陳舊的高層建築物,內部設施比較簡陋,電器、燃具也都很老舊,但消防設備卻算得上完整。走廊上每隔一段距離,就有應急燈和警報器;居室中間也有一支警報器,每個房間分別裝著噴淋頭。

在中國大陸,警報器還屬於新鮮事物,稍舊些的公寓裡都沒有,所以很多人缺少認知。我們華人偏愛炒菜,起了油煙後,警報器就叫起來,往往使人手足無措。我有一次將大小不一的山芋放在烤箱裡烤,幾個小山芋的尖端被烤焦了,警報器響起來,讓我大吃一驚。我們的居室空間小,警報器到灶頭只有約兩米多距離,所以特別靈敏。有的同胞對此感到厭煩,就將警報器上的視窗用膠帶遮起來,或者乾脆將電池卸下,殊不知,這樣做是有風險的,因為我有深刻的教訓。

大約十四年前,我買了一支警報器 帶回國,裝在自家廚房裡,兩年多來什麼反應也沒有。有一天半夜裡,睡夢中我突然被鳴叫聲驚醒,也不知聲音來自何處?起來找才發現,是從大洋彼岸買回來的警報器響了。我立即檢查煤氣灶的開關,再關閉了煤氣管道的總閥門,警報器仍然鳴叫不止。我再切斷煤氣表的進氣開關,警報器的嘯叫聲才逐漸低沉下去。第二天煤氣公司的人來修理,發現是煤氣表本身漏氣了。我當年居室侷促,女兒女婿帶著上幼稚園的小孩住在我處,三代五口擠在不到六十平方米的住房裡,又時值嚴冬,門窗緊閉。從前的水煤氣有強烈臭味,現在的天然氣無色無味,憑感官很難發覺,何況在睡眠中。如果不是警報器的大聲叫喊,後果真不堪設想。現在住在老年公寓裡,過日子也少不了煎炒和烘烤。不過我每逢上灶,首先打開排風機,天氣允許時也打開門窗,炒菜時油溫不會燒得太高,烘烤時,我會在烤盤上面加一層鋁箔,這樣烘烤物受熱均勻,不致造成局部焦糊,所以近一年來警報器再沒有叫過。我深切感覺到,警報器是忠誠衛士,我們理應依靠它、愛護它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Traditional)

Newspapers from US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