東西表演文化震撼

芭蕾舞第一次在日本演出的時候⋯⋯大家熱烈討論的是:男舞者有沒有穿褲子? ■嘉霖

World Journal (New York) - - 世界副刊 -

十九世紀中葉,東西方文化正式打照面之際,當西方人看到中國男子拖著辮子,女人裹著小腳,那種驚異的程度,只有用「文化震撼」一詞來形容。據說曾有一艘從廣州駛回波士頓的船,船上帶了一個中國小腳婦人,不知是綁來的?買來的?還是騙來的?那船主生財有道,在波士頓碼頭將她當珍禽異獸來展覽,看一眼收費若干。而同樣的,西方舞蹈首先在東方國家表演的時候,東方民眾的反應也只能用「文化震撼」一詞來形容。記得在日文資料裡看到過,芭蕾舞第一次在日本演出的時候,觀眾走出劇院後,討論的不是腳尖舞的難度,也不是它的藝術性,更不是感嘆音樂與動作的美妙配合。大家熱烈討論的是:男舞者有沒有穿褲子?清朝出使歐洲的劉錫鴻,看到歐洲人跳交際舞,覺得奇形怪狀,男女授 受不親,大有感慨,於是寫了下來,見於他的《英軺私記》:「跳舞會者,男女面相向,互為攜持,男以一手摟女腰,女以一手握男膊,旋轉於中庭,每四五偶或多至十餘偶並舞,皆繞庭數次而後止。其狀近似劉王之大體雙。但女子袒臂,男則衣襟整齊,以是稍異。然彼國男子禮服,下褲染成肉色,緊貼骰足,遠視之,若裸其下體然,殊不雅觀也。云此俗由來最古,西洋類皆為之。國中男女大小,莫不習為跳舞會,館師教學徒亦及焉。」這位中國的外交官和日本人有同感,他提到肉色的緊身褲,遠看像是沒穿,覺得很不雅觀。更不能想像的是學校裡老師教學生跳舞,而且全國的人都學著跳。他們如果看到今天電視上《與星共舞》(Dancingwith

theStars)節目裡,女舞者穿著比基尼式的舞衣,不知會有怎樣的反應呢!清朝還有一個令西方人感到驚異的禁令,那就是女性不能去戲院看戲。此一禁令始於咸豐皇帝,監察御史郎蘇門(1763-1839)認為婦女看戲,敗壞善良風俗,寫了一篇洋洋灑灑冠冕堂皇的奏摺,皇帝批可。咸豐二年傳旨:「禁京師五城戲園添夜戲列女座。」光緒十八年又重申此禁,不准婦女聽戲之外,還禁止婦女聽書及參加宴會。中國婦女竟喪失了去戲院看戲的權利,從此以後只能到廟前廣場看酬神戲。有錢人家則僱戲子來家裡演堂戲,闔家男女一同觀賞。郎蘇門擅畫螃蟹,人稱「郎螃蟹」,時人就將一口惡氣寫進打油詩裡: 卓午香車巷口多,珠簾高捲聽笙歌;無端闖著郎螃蟹,惹得團臍鬧一窩。 清代是中國婦女地位最低落的時期,廷旨禁婦女看戲僅反映其冰山之一角。滿人本屬蠻夷戎狄中的東夷,但入主中原以後,變成了天朝上國的主人,處處守著天朝上國的規矩,例如設法遮蓋多爾袞和皇太后的關係,諱言「叔接嫂」的事實,轉而提倡婦女貞節的美德,甚至減少了對婦女法律的保障。把「男尊女卑、男外女內」的大原則發揮到極致。婦女問題之外,在許多方面,滿人統治者竟「漢」得比漢人更「漢」。就外交方面來說,他們守著天朝上國的規矩,對那有堅船利砲的夷人特別嚴格,拒絕禮儀上的平等,因而失去外交上極為重要的彈性。在宋代,漢人被夷狄打敗之後,夷狄要宋皇帝自稱姪兒,叫他們的王爺「叔叔」,宋皇帝就照作不誤,把「天無二日,民無二 王」的原則擱在一邊。這是清朝的皇帝們面臨海上來的夷人們無法做到的,他們打死也不肯與洋人平等相待,連互派使節都不情願。打開清代的《籌辦夷務始末》,每隔幾頁就見到強調夷狄「犬羊之性」的文字,有的地方甚至將「英吉利」三字全加上「犬」字的偏旁。滿人統治中國一兩百年後,已經忘了他們也是夷人。到了太平天國作亂的年代,他們毫無疑問地是正宗漢文化的捍衛者。太平天國有男營女營,講究男女嚴格隔離,但在做禮拜的時候遇到了難題。解決的辦法是在禮拜堂裡,男女分坐兩邊,中間掛一布幔。兩邊的人都可看到講道的牧師和供桌上的香燭,但兩邊的男女彼此看不見,這樣就符合男女分隔的原則,解決了他們的問題。回到清末婦女不能去戲園看戲的規定。民國成立以後,有戲院向政府陳情請願,要求解禁。內務部同意,所附但書是徵收「女座捐」,並規定男女分座,婦女坐在樓上,男士坐在樓下。夫妻一同去戲園,入場後,太太到樓上去,先生在樓下坐。此後又有人一再請願,要求允許男女合座。民國十一年左右,內務部核准包廂內男女合座。其後因西風東漸,時勢所趨,政府遂允許全場男女合座。所以中國男女合座看戲也是經過一番奮鬥的。中國婦女也終於爭取到喪失了一百年的去戲園看戲的權利。

(寄自亞利桑那州)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Traditional)

Newspapers from US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