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進婚姻接受自己當後媽

World Journal (New York) - - 透視中國 -

現在的王嫣芸,每天早上和老公一起,8點半起床。做早餐,吃早餐。一起去健身房做腹肌訓練。回來洗澡,處理雜事。做午餐,吃午餐。下午1點,兩個人消失在各自的世界裡。畫家老公去畫室。王嫣芸在家工作。到5點半,開始準備晚餐,老公回家,兩個人搶著做菜,都說「這道菜主權是我的不准碰」。晚上在家看看書,逗逗樂。有時半夜12點兩人一起跑去陽台上,給圍滿的葫蘆偷偷澆水。「這樣的日子我們過了快3年,每天都差不多。」王嫣芸露出特別滿足的表情:「我很喜歡這種日子,永遠知道第二天會發生什麼,永遠知道你很安全,不會想著第二天會不會沒有飯吃,也不會想會不會第二天就分手了。很簡單就這麼過。我之前想像的一切生活都實現了,我人生的最高理想呀,有一個老公,柴米油鹽,看書,就很開心啦。我這點出息!」

老公是因為看到雜誌採訪蘇紫紫,加她微博後聊天認識的。兩人第一次見面吃飯,王嫣芸砰地一下跳上了三級台階,跳完了還得瑟。「他覺得這小孩還挺好玩,就想跟我在一起了。」

兩人年齡相差22歲。王嫣芸說:「我跟他開玩笑,說我被送去我奶奶那裡的時候3歲,奶奶43歲,現在我又接手到了一個43歲的人手上。」

王嫣芸最愛的奶奶於2011年4月去世了。王嫣芸從奶奶頭部、手部、腳部各拿了點骨灰,黃緞布包著,放在小盒子裡,供在北京家裡的神壇上。老公要出門時問她,你不出去玩嗎?一個人在家嗎?她就嚇唬他:「我奶奶陪我在家,你不知道嗎?」

中學時次次畫畫第一的王嫣芸現在已經不怎麼畫畫了。「我能把你的每個毛孔都畫得很像。老師經常帶我去別的班顯擺。別人畫兩個半小時,我畫一個半小時,還畫得更好。畫完筆一丟就走。那時候不是在享受畫畫本身,更多是要贏,是一種對抗,是第一名帶給我的光榮。現在沒這必要了。而且太寫實是一種過時的畫法。我要畫就得摸索新畫法。先做點別的吧。」

從小厭恨後媽的王嫣芸,接受了自己也成為後媽,經常跟10歲的繼子玩成一團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Traditional)

Newspapers from US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