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邊風景獨好

World Journal (New York) - - 上下古今/港副 -

●烏克蘭的利沃夫(Lviv),其舊城是聯合國確認的世界文化遺產,從克里米亞坐火車到此地需24小時,等於香港到北京的距離。甫下火車,即感到濃濃的歷史氣味。古老的建築、古老的故事,都滿有歐洲的塵埃,現在,在我眼前展現、於我耳邊細訴,我無法按捺心中的興奮與喜悅。更何況,火車一大清早抵達,在柔和的陽光裡,還聽到鳥兒的鳴叫,教堂鐘聲在噹噹作響。利沃夫,久仰大名矣!我就在她懷抱 中浪蕩,怎會聯想到這個城市在今年初曾一度處於內戰邊緣?

今年2月19日,就在基輔的獨立廣場運動處於腥風血雨時,利沃夫多個政府建築物遭抗爭者占領,隨後利沃夫議會宣布獨立,一幅幅藍色的歐盟旗幟隨即高懸於大學和官方大樓外。直至亞努科維奇落荒而逃,親歐的臨時政府成立,利沃夫的獨立之聲才終止。這個曾經受奧匈帝國統治的城市,至今與匈牙利關係仍然密切,此外,中歐大學亦在利沃夫開設很多教育項目。難 怪我在利沃夫所遇上的多位知識分子,都與中歐大學有關。

利沃夫有個基金會Vozrozhdeniye很活躍,英文即Renaissance,文藝復興之意,由索羅斯支持,與當地的非政府組織幾乎都有關,被視為美國Ford Foundation的延續。如果對國際關係稍有認識,都知道在1950年代,中情局曾利用Ford Foundation作掩飾,在某些地方贊助親美勢力。索羅斯曾就Vozrozhdeniye澄清說,他在烏克蘭所做的一切,只是欲扶助該國公民建設開放與民主的社會,以及幫助他們度過國際金融危機。無可否認,利沃夫與西歐城市無異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Traditional)

Newspapers from US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