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共何往 , 中國何去

World Journal (New York) - - 中國 -

李直

習近平接掌中共總書記權位後,中共究竟要往何處去,這是人們一直關注的問題。在很大程度上,中共的政治取向決定了中國的歷史走向。

最近中央組織部發文,要官員「防止在西方憲政民主、普世價值、公民社會等言論鼓譟下迷失方向⋯⋯」。尤為引人注意的是,此文還要求「幹部捍衛國家和民族的精神獨立性,防止成為西方道德價值的應聲蟲」。

八新偉大鬥爭

與中組部的文章相呼應,中央黨校副教育長韓慶祥也在人民日報撰文說「中國共產黨面臨八個新的偉大鬥爭」。按照韓慶祥的解說,在這所謂八個「新的偉大鬥爭」中,除了反腐敗鬥爭外,舉凡其餘七個「新的偉大鬥爭」,如爭奪資源鬥爭、貨幣戰爭鬥爭、爭奪市場鬥爭、意識形態鬥爭、領土爭端鬥爭、網路鬥爭以及反民族分裂主義鬥爭,全部是中共與美國、西方發達國家、西方敵對勢力和西方大國之間的鬥爭。韓文總結道,新的偉大鬥爭的新特點,就是「鬥爭物件和形式全面多樣,處處可能是鬥爭的戰場」⋯⋯此文可謂處處殺氣,充滿挑戰,且霸氣畢露,劍拔弩張。

習有切膚之痛

其實,對不做所謂「西方道德價值應聲蟲」的中國共產黨,對充滿鬥爭精神—與天鬥人定勝天、與人鬥其樂無窮的中國共產黨,人們並不陌生。正是這樣一個黨,在其施行改革開放政策之前,鬥完黨外鬥黨內,鬥完幹部鬥群眾⋯循環往復鬥、鬥、鬥,把中國鬥向崩潰的邊緣。而遭受過這種鬥爭的魚池之殃的習近平於此也應存有切膚之痛。 不過,這樣的切膚之痛在韓慶祥那裡全然不在。韓慶祥在文中亮劍:「我們正進行新偉大鬥爭之物件,既有國外,也有國內的;既有黨外,也有黨內的;既有經濟、政治,也有文化、社會的;既有有形的敵對勢力,也有無形的挑戰、考驗、危險。經濟、政治、文化、社會各領域都有鬥爭,資源、貨幣、市場、意識形態、網路等都是鬥爭載體。」

內外無所不鬥

這樣一個要內外出擊、無所不鬥的中國共產黨,將把中國引至何方?回看中國大陸尚在及目處的歷史,人們也許可以由此推測中國未來的走向。實際上,不論中共如何看待自己的「前30年」和「後30年」,也不論其如何處置此兩者之關係,有一點不可否定,那就是中國當今為世人所矚目的全部發展成就,不是鬥出來的,而恰是摒棄無產階級專政條件下繼續革命的鬥爭思維,實行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鑄劍為犁政策的結果。當然,如果硬要說中國當今的發展成就是鬥來的話,那也是中共與自己傳統的鬥爭哲學相鬥爭鬥來的。顯然,中共之開放政策,既不是向蘇聯、東歐開放,更不是向北韓、古巴開放,而正是向日本、歐洲和美國開放,正是要超越於清朝限於器物層面的洋務運動之上的向西方開放。非因向西方開放,何來毛鬥派激烈反對呢?如今,中共擺明架勢,要與為中國發展出力最甚的日、美、歐等西方價值和敵對勢力作鬥爭,而與從近代起屢使中國水深火熱的北鄰結為盟兄。如此選擇,除在中國境內製造大量敵人並導致內鬥外,也會為中國製造出越來越多鬥不過來的外敵。這樣的鬥爭思維可以善終,則中共的文革就不必終止。

(作者為大陸政治觀察人士)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Traditional)

Newspapers from US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