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考 活出平凡 大勝利

World Journal (New York) - - 透視中國 -

韓寒收斂起了之前的高調,很長一段時間裡,他選擇從公眾眼前消失。

一切散去之後,如同什麼都沒有發生,但韓寒面臨重塑自己形象的困境,或者說,如何重新為自己贏得信心和力量,再次努力證明自己,或者,順勢而下,甘於平凡。眼下對他來說,兩種選擇都很難。

重回2012年之前的位置幾乎是不可能。這個時代已經迅速轉換,過去的輝煌永遠無法再回來。雜文不會更引人注目。而輿論環境也在發生變化。寫小說,韓寒自己也承認,他的小說並沒有達到非常好的狀態,《1988》是他自己最欣賞的作品。韓寒想認真創作,但一大家子人在身邊,「其實也很難真正靜下來」。

韓寒說,其實,《1988,我想和這個世界談談》最初就是一個電影劇本。但《獨唱團》停了以後,「很多文化傳媒的事情是受到了一定的阻撓吧。也就跟著停了。」

2013年5月,他和製片人方勵、出版商路金波正式決定籌拍電影,並陸續把于夢、張冠仁等朋友召集起來。于夢人在北京,2008年左右和韓寒成為朋友。張冠仁則在2012年8月從澳洲留學回來以後,加入韓寒的《one·一個》團隊。他們成為《後會無期》片場的創作核心團隊。 《後會無期》成為韓寒在「代筆門」之後一個新的選項。電影剪輯完成後,韓寒認真地檢視自己的心態。「後來發現你不需要去向誰證明自己。這些都不重要。你證明給人家看吧,人家早忘了這茬了。」他頓了頓,習慣性開起了玩笑,「人家說你不能橫渡長江,我為了證明能橫渡長江我花了20年的時間真把長江給橫渡了,後來一問人家忘了,這才叫傻呢。變成活在別人嘴裡了。」從意見領域轉身電影後,韓寒變得更加務實。他更看重的是在有限的條件下,盡量做好一件分內的事情。這次身分轉變,是韓寒多方思慮後的成熟選擇,對韓寒來說,這一舉動至關重要。「我曾經跨過山和大海/也穿過人山人海/我曾經擁有著的一切/轉眼都飄散如煙/我曾經失落失望失掉所有方向/直到看見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」。韓寒最初正是用這首歌詞打動了樸樹,他答應合作為電影《後會無期》唱這首歌,並依據早已編好的曲子對歌詞作了一些微調。從此,言論場上少了一個旗手,而電影工業裡多了一個青年導演韓寒。被動或者主動,現在的韓寒終於決定平凡。但或許,活出每個人自己的平凡就是最大的勝利。 (中國新聞組整理)

韓寒執導電影《後會無期》,從此多了「導演」的新身分。(取材自新京報)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Traditional)

Newspapers from US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