跖狗

World Journal (New York) - - 小說世界 -

一隻白膩如脂的手臂從錦被中伸出來,環住他的腰。槿心微微抬起頭來,兩頰紅暈如鬢邊紅霞,額上一層薄汗,凌亂的髮絲貼在臉上,那樣子說不出的千嬌百媚。薛青原臉上忍不住浮出一個不正經的笑容。「想什麼呢?看你一臉奸笑,又在轉什麼花花腸子啦?」槿心斜睨他一眼道。「天地良心啊!我就有花花腸子,也都掏給妳了,哪還有什麼可轉的!」薛青原一邊伸手去摟槿心,一邊裝著苦臉說。槿心坐起來,偎在薛青原懷裡,伸手去摸他的臉。纖細的手指輕輕滑過他的眼下有些浮腫的地方,又輕輕摩挲他滿是鬍渣的下巴。「你睡得太少了。」槿心輕聲地說,她知道薛青原好幾天都沒睡上好覺了:「心裡有事?又是想那賊嗎?」「我想那賊運氣也實在太壞⋯⋯」 若不是那混帳公子當時身邊帶的人是槿心,恐怕他想破頭也想不出,狗子竟然會藏在大牢中。「早知道你沒心沒肺,摟著我的時候,心裡總沒有我!」槿心伸出一根手指,輕戳他的左胸口說。「可我見到那賊的時候,心裡可是想著妳的!」薛青原嘻皮笑臉地說。他這話倒也沒說錯,見到狗子時,有一個瞬間,他突然想到槿心給他說那狐狸借物的故事時說的話:可這故事裡老奸巨猾的,卻不是狐狸。薛青原在這幾天裡,就幹盡了他當上捕頭時決心絕不幹的事:絕不讓手下人犧牲、絕不使弟兄心冷、絕不縱放犯人。他可以把所有的尖叫和怒吼都釘進棺材裡,可他再也不會是原來的他了。狐狸可以不壞封緘而取物,但人更可怕,可以不動一根手指,就摧毀他人的心。不傷一根汗毛,只是心已經永遠改變了。 (六三九)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Traditional)

Newspapers from US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