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orld Journal (New York) - - 小說世界 -

站在後面的人看不清楚,他們往上使勁踮腳尖,卻發現前面的人也長高了,終究還是看不清,只覺得幾團影子閃來閃去。但他們從聲響判斷,院子裡已經打起來了。牲口叫得更厲害了,人也叫起來,呼呼嗤嗤地亂跑。人群騷動不安,處於一種緊張又迷茫的狀態,直到一聲槍響撕破這騷動。人們看見秋生已經躺在地上,血在衣服上湮成一片,癩子仍然兩手握槍,保持著做夢般的神情。秋生被抬回家,血珠一路上滾落,在塵土裡相互找尋、交會,形成一道道紅色的細流。在乾淨的秋天空氣裡,血的腥味和火藥的氣味都十分刺鼻,久久不散。王正的母親淚流滿面地跟著,她看見秋生大睜著眼睛,臉上也沒有太多痛苦的神情。後來他閉上眼睛,她看見他嘴唇虛弱地顫動著。她上去拉住他從門板上垂落的一隻手,聽見他用微弱的氣聲喊「媽」,她知道那聲音是臨死的人才會發出 的。果然,秋生再也沒有睜開眼,他的血卻一直滴到自家的院子裡才乾。中午的時候,民兵在井邊支起了大鍋,四隻羊被當場宰殺、清洗,投進鍋裡。除了少數幾個人缺席,村民都到了,端著碗圍成圓圈等著分肉。肉的香味讓大家忘記了不高興的事。有人發現癩子沒有來。他的鄰居低聲解釋道,癩子有些受驚了,聽見他在屋裡像狗一樣嗚嗚叫呢。秋生的屍體放在他家堂屋的地上,墊著那塊抬他回來的門板。來看屍體的人又陸續走了,只有王七媳婦和春生一直跪在旁邊。老地主看到兒子的屍體沒說話也沒有掉一滴淚,就鑽進牲口棚裡了。別人聽見他在裡面數落他的牛、依然和羊說話,又聽見他大聲叱罵秋生。有人走到牲口棚前想勸勸他,他一看見人,就拿起一條破鞭子亂揮,驅趕辱罵。 (九)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Traditional)

Newspapers from US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