消失 的 衣服

World Journal (New York) - - 家園 -

我的衣櫃裡清一色幾乎是牛仔褲,只有一套西褲。穿牛仔褲挺好的,耐磨、耐刮、耐髒,對於酷愛運動的我,穿牛仔褲無疑是最佳選擇。妻子曾笑道,「老穿牛仔褲也太古板了吧,何不試試西裝,換個新面貌如何?」我心懷貪新鮮的念頭,便到商場買了一套價格不菲的西裝,試著套在身上卻如鐵甲束身,活動不爽,又念及其昂貴恐損壞,更是小心翼翼,半天不到實在難耐,便卸下,從此與西裝絕緣。豈料,來美後聽聞去公司面試時,穿西裝為首選,穿牛仔褲則視為失禮。曾經雪藏的西服因此再度出山,充當起面試時的臨時道具。我到美國後,一直擔任設計師,工作也算穩定。有一天在跟朋友聊天時,問到有份新工作,不曉得我是否想去應聘。想到在舊公司幹了很長的一段時間,也有換換新環境的念頭,於是答應了,也預約好面試的時間。在晚飯時,我告知妻兒,「找了一份新的高薪工作,但需要經 常出差,甚至有機會回中國辦事,明天就去面試。」原本高談著的妻子和十歲的女兒聽了,都不作聲,只是低著頭吃飯。第二天一早,我匆匆收拾行裝,正欲穿上那件久違的西裝時,原本沉睡在衣櫃一角的它,此時卻不見蹤影。妻子上班,女兒上學了,無人幫忙,我只好獨自翻櫃逐一尋找,折騰了個把時辰,弄得滿頭大汗,依然無所獲。一看手表,時間也不早了,再不出發就來不及了!「也許面試官不一定在乎我的服裝吧!」顧不上多思索,穿上牛仔褲,提起手提包,直奔地鐵站。還好,面試還算順利,主考官開出的工程技術題目難不倒我,但面試官一直保持禮貌性的微笑,讓我感覺不舒服,似乎在竊笑我的打扮。回到家後,我在鏡子面前再端量著自己,「穿牛仔褲也不失斯文呀」,試圖找個理由為牛仔褲辯護,為自己安慰,卻猛然發現自己因找衣服的慌亂而忘了剃鬍子,忘了梳理蓬亂的雞窩頭,忘了刷亮那塵染的皮鞋。看著這一切,心裡不禁湧出一陣陣的懊惱。轉過身時,我忽然發現女兒站在旁邊,手裡端著一套衣服。噢!那不是早上消失的西服嗎?正納悶時,女兒哭著鼻子說,「對不起,爸爸,我不想你換工作,老出差不在家。」看著擦著眼淚的女兒,我原本一股鬱悶氣的心頭,頃刻間煙消雲散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Traditional)

Newspapers from US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