複雜的政局

World Journal (New York) - - 上下古今/港副 -

●離開烏克蘭前一天,終於訪問到被視為極右黨的右翼集團(Right Sector)發言人。我被告知他不懂英語,遂帶來翻譯,怎知這位發言人連烏克蘭語也不懂,只會說俄語,幸好翻譯精通烏、俄及英語。發言人一坐下來,垂下頭,一臉木然。我細聲向翻譯說,他看來很嚴肅。怎知發言人即抬起頭表示:「我不嚴肅,只是太累吧!」把我嚇了一跳,不是不懂英語嗎?發言人回答:「聽得懂,說不了。」我好奇再問:「怎麼不懂烏克蘭語?」原來他不是烏克蘭人,是俄羅斯人。哦?我更好奇,右翼集團是烏克蘭極端愛國政黨啊!

發言人告訴我,他痛恨普亭,2005年曾來烏克蘭小住,兩年前決定留在烏克蘭,但至今仍是俄羅斯國民。我心裡嘖嘖稱奇,一位俄羅斯國民成為烏克蘭極端愛國政黨的發言人,對抗俄羅斯?他在烏克蘭橙色革命後即來過烏克蘭,後回莫斯科,廣場運動爆發前兩年再來烏克蘭,並且加入烏克蘭極右派,當中是否還有不為人知的故事?他與流亡海外的反普亭異見者又有否關係?複雜、複雜!但我知道,我不能再多問他的身分,不然,他會對我起疑並把我踢出咖啡廳。東部親俄武裝分子被基輔政府定性為「恐怖分子」,因他們非法藏械並肆意襲擊烏軍;另邊廂的右翼集團一樣擁有武裝人員。發言人清楚地說,他們這個政黨擁有兩個部門:政治部與軍事部。現在,軍事部大部分成員已前往東部打仗,一些更潛入了克里米亞。我心裡暗歎:怎麼一個合法註冊的政黨可以擁有軍事部?我還以為美國界定的恐怖組織才會有這樣的結構,例如哈馬斯和神學士。但其實這也不出奇,東歐多個極右民族主義政黨一樣有軍事部,例如匈牙利的Jobbik,真嚇人!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Traditional)

Newspapers from US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