捉蟲

World Journal (New York) - - 上下古今/港副 -

●在都市大廈生活的人,很少會想到去捉蟲吧?而且港人口中的「捉蟲」,有自找麻煩的意思,所以,誰會真的去捉蟲?

打蟲是會的,因為就算生活在高樓大廈中,也會遇上蟑螂和蚊子,蟑螂和蚊子,當然是用打的,蚊子是用手打,蟑螂多數用拖鞋吧?

兒時的玩具非常非常少,有什麼能吸引孩子有興趣去玩的東西?我記得的,就是捉一隻龍虱回來,用線綁住牠的腳,讓牠飛上半空,然後拉著線,讓牠在空中繞圈子飛翔。龍虱怎麼捉?只要晚上走到水池邊點燃媒油燈,龍虱就會從水裡飛出來。捉上幾隻,幾個小朋友就玩得不亦樂乎。

龍虱不但捉來玩,還捉來吃,味道不錯,長輩叫牠做和味龍,說能治小孩夜尿,孩子只要尿床的,就吃上幾隻。

住的山邊當然也有蟋蟀,但貧窮孩子根本不知道蟋蟀可以用葫蘆來養,更不懂得什麼是鬥蟋蟀。童年時的捉蟲,除了捉龍虱,還捉蜻蜓和蝴蝶,卻沒有捉蟋蟀。只有在稍長後看金庸的《神鵰俠侶》,才第一次看到楊過把一條毒蛇打死,捉了那隻在旁邊的「小黑」蟋蟀。

如今郊野的水塘和山上,應該還有龍虱和蟋蟀的蹤影吧?只是沒有人會去捕捉了。而在都市常見的蟲,最多的應該是蚊子和蟑螂,但也不會去捕捉,而是去拍打。奇怪的是,常常拍打的蟲,卻常常出沒在家居的環境裡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Traditional)

Newspapers from US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