跖狗

World Journal (New York) - - 小說世界 -

他低下頭看見槿心看著他的臉,便說:「是真的,我真想著妳的!」

「油嘴滑舌!」槿心嬌嗔道,在他懷裡扭了扭身子,把手放在他胸前,不說話了。薛青原在這個瞬間心滿意足。槿心唱歌好聽,打情罵俏也有趣得緊,可她靜靜依偎在他懷裡時,溫軟香滑的身子貼在他身邊,總使他感到無限眷戀。這不是心蕩神馳的迷戀,也不是尋歡作樂的狂喜,只是被陪伴著的溫暖和安心。

他無聲地嘆了一口氣,想起牢中少年孤寂的眼睛。

當他出現在牢房外,看見狗子本來閒閒盤坐著,見了他,立刻把戴著手銬的雙手撐在地上,改成蹲踞之姿,像是伏在暗中的獸類一樣。

再細看時,他渾身是傷,臉也給人打腫了。本來乾乾淨淨、還有些俊俏的臉現在髒兮兮,還青一塊、紫一塊的,看上去狼 狽不堪。不細看,幾乎認不得是那個給江公子送信的小書僮了。薛青原再回想,覺得他認不得的不是狗子的一臉狼狽,而是他的眼神。那時他的雙眼幽暗、表情冰冷,像是退入林中的流寇,設下重重的鹿角蛇籠、拒馬蒺藜,躲在不可逾越的雷池之後。「果真是你啊!」薛青原見到狗子,還有些不可置信地喃喃自語。「是你祖宗怎麼的了?」狗子冷冷地說。薛青原差點大笑出聲,狗子遞信給他逮住的時候,乖得像小雞一樣,還沒怎麼嚇,就一口一個「大人饒命」。現在一張嘴就上頭上臉罵人,在薛青原看來,就像小娃娃穿大鞋一樣滑稽。但他還是暗自提醒自己,他看見的那小書僮不是真正的他,他可是單槍匹馬敢闖巡撫大人府盜劍的飛賊。 (六四○)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Traditional)

Newspapers from US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