虛擬男的真實生活

World Journal (New York) - - 小說世界 -

我看見她在視頻裡擺了擺手,接著退出了。我看著斷訊的視頻,聽見她閤上電腦、裝袋,起身、出門,我的頭怎麼也抬不起來。我回家,一路跌跌撞撞。要不是靠著手機定位,我就迷路了,徹底回不了家。周圍樓房街道、車流人流開始失去立體感,變得輕薄,微微搖晃著,一切呈煙霧狀,是夢境裡的東西。撞進家門的那一刻,我才稍稍定下神,家裡獨特的味道撫慰著我。我立即換上睡衣、拖鞋,把電腦打開,連上網路,以讓自己的真實感更強烈一些。喝了一杯果汁稍稍定神後,我忍不住登陸QQ尋找她,我已經開始強烈地思念她。她在!我敢確定是在等我。我迫不及待地要求視頻,她立即接受了。衝著視頻,我脫口而出:妖蘭,我想你。她說:我也是。我們互相傾訴思念,久久地擁抱。當然,見面的情形還是避而不提的。那之後很長一段時間,我們再沒有重提見面。但我們得在一起,我時不時對自己說、 對視頻裡的妖蘭說。特別是元宵前後那幾天,網上到處宣揚情侶結伴出遊、結伴變著花樣玩;更重要的,到處報導關係穩定的情侶趕在這個特別的日子結婚,讓節日的熱鬧為他們襯托。一看到這種消息,我們就不停地告訴對方,好像要暗示點什麼。我們像一對苦命的鴛鴦,莫名其妙拿這種事互相折磨。我意識到,避不過去的,只要我們捨不得放棄對方,就得為在一起而嘗試、努力。於是,我們再次安排見面。元宵之後,我們見了六次面,沒有一次我們願意回憶的。越見越恐懼,有一天見完面回來後,妖蘭甚至在視頻裡對我說:虛擬男,我們或許該去看看心理醫生。說完,她雙手捂著臉哭起來。不,妖蘭,我衝她大聲嚷,我們沒病,這是我們的生活。我們適應這種生活,活得很好,你聽見了嗎?妖蘭你千萬別亂想。 (八)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Traditional)

Newspapers from US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