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orld Journal (New York) - - 小說世界 -

順著熟路,王正找到了他紮的一個草人。那個草人十分逼真,癩子嚇得叫了一聲。王正把槍遞到他跟前,說:「練習瞄準吧,記住要打頭。」癩子沒有接,他盯著那個草人的頭,凍得發抖。王正自己先舉起槍,朝草人瞄準。槍管對著草人的頭,他以那個標準的姿勢靜止了幾秒鐘。他又把槍遞到癩子跟前,說:「怕什麼,沒有子彈讓你糟蹋,連空槍也不敢端了!」癩子躊躇地接過槍。他端起槍做 瞄準射擊的樣子,槍在他手裡晃個不停。王正在一旁罵他:「軟蛋,做個樣子都嚇成這樣。」癩子放下槍,說道:「老表,你讓別人幹這差事吧!我不敢打頭,我打不準。」王正冷笑說:「你不敢,沒有人敢了。秋生不是你槍斃的?」癩子說:「那是打急了胡亂開槍,我不想殺人。」王正發火了:「那不是殺人,是殺敵。你的腦子就是轉不過彎兒。」癩子蹲下來,一聲不吭,把槍放在地上。王正看他固執,不得不蹲 下身,給他講一番道理。癩子聽著,眼睛仍是瞅著那個草人的暗影。風一吹,草人晃動起來,癩子越發覺得它是活的。最後,王正對癩子說:「這是命令!你是民兵,要聽指揮。你忘了劉代表的話了嗎?」癩子想了一會兒,突然問:「你說劉代表什麼時候回來?」王正說:「快了。你連個草人都不敢碰,你將來怎麼當民兵排長?」癩子仍然在想,王正卻把槍遞給他,把他揪起來。癩子恍恍惚惚地練習瞄準,王正一再糾正他。這時候林子裡漸漸亮起來,充滿了灰濛濛的雨絲般的光線。癩子累了,一定要走。走在路上時,癩子又問王正:「劉代表他什麼時候回來?」王正皺著眉頭說:「反正快了,他不是說一定會回來嗎?」

(一一)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Traditional)

Newspapers from US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