紐曼街往事

World Journal (New York) - - 小說世界 - (八)

早安啊!阿瑟說,我今天醒得早,就洗了個澡,聽了一會兒收音機。然後我想我該來我的小店看看,看看你,我的朋友,順便買一瓶酒回去。劉祥想,自己大概就是從那次改了心情。如果有人把你當朋友,你能回報的,就是善待他。那時阿瑟還是個老實人,當時皮埃爾還沒來。皮埃爾沒來之前,阿瑟還沒看過黃色雜誌、還沒去過酒吧,那時阿瑟的救濟金交了房租就沒有錢了。而眼前的阿瑟去過很多地方,包括監獄,也包括醫院,剛剛經歷了一場浩劫。原因很簡單,阿瑟說,你記得,昨天我買了一大瓶、一小瓶酒嗎?其實杰克只要一大瓶,那小瓶是我招待我自己的。我已經給他買過很多次酒了,但他從來不給我喝酒,這麼沒規矩。我和吉米、格蘭、皮埃爾是有規矩的,我們讓你買酒,就招待你喝酒。我應該得到酒喝。只為了那兩元錢的小瓶酒?劉祥很驚訝。那杰克呢?他被警察抓走了。阿瑟說, 他放了火就跑了,但並沒有跑遠。你知道他沒有車──就在街那頭被抓住了。我在擔架上還看到他。我去醫院、他去警局,就像電影一樣。阿瑟剛走,吉米就來了。那時吉娜還跟他們在一處混,吉米也很想告訴劉祥一些事情,但吉娜比他嘴快,說得更快。我們現在住在旅館裡,很好的旅館,床單雪白。只是到你這兒買酒遠一點。不過我們可以去別的店買酒。吉娜插嘴說。不能,我們要在這裡買。我們可以去近一點。不過這裡可以……兩個人就口角起來。吉娜說話又快、又尖、又高,吉米的聲音很低,嘟嘟囔囔的,但卻很固執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Traditional)

Newspapers from US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