繼續野蠻

World Journal (New York) - - 上下古今/港副 -

●在岑逸飛的專欄,讀到他引內地學者周國平《人與永恆》論婚姻的文字,就記住周國平的名字,準備有時間時去找找他的著作。想不到就在「灼見名家」網站又讀到他的文章,是原刊於「群學書院微信平台」而獲得授權轉載的文章「尼采:現代人沒有文化的表現」。文章一開始就吸引了我,「在哲學家尼采(1844-1900)看來,現代人的沒有文化、野蠻,主要表現在四點:一是匆忙,二是貪婪,三是麻木,四是虛假 。」看完這一段我開始思考,尼采說的問題是一個多世紀前存在的事,怎麼在一百多年後的今天,有變本加厲的趨勢?因為就日常生活所見,哪個人不是行色匆匆的?商業社會本來就是貪婪成性的世界。打工仔不都工作到麻木了嗎?媒體不都充斥著虛假的新聞嗎?當然這只是日常的觀察,就已感覺得到尼采說的「現代人的沒有文化、野蠻」了。以前總是聽到「香港沒有文化」如今這惡名洗脫了嗎?文化中心天天有 演出,就表示很有文化?那恐怕是表象罷了。港人的野蠻,從反水貨客到旺角過年時的騷亂,從大學生的刊物鼓吹的自主到在立法會外火燒垃圾桶,不都是因為自以為站在道德高地上便可以為所欲為的野蠻行徑!再看看台灣,從太陽花運動到綠色執政下的立法行動,在在顯示的不都是蠻橫不講理?文章往下看,更看到「人人……成為當下、輿論、時尚的奴隸」的分析。看看發展國家的群眾,不都是這樣子的奴隸?而尼采的話,可是一百多年就寫下的啊!百多年來,世人怎會愈陷愈深?難道野蠻,必然繼續下去嗎?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Traditional)

Newspapers from US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