長路

World Journal (New York) - - 小說世界 - (八)王威廉

我不明白,你為什麼就這麼反感我的父母。你以為他們的錢就是大風吹來的嗎?他們白手起家,擺地攤、睡倉庫的日子你並不知道。你也不要覺得他們市儈,我們都是這世俗裡的人,都吃五穀雜糧,誰也當不了神仙的。一個東西如果你想要,就要去爭取。我愛你、我喜歡你,我想要和你結婚,所以我努力了。我去找我父母談,希望他們了解你,看到你的好,也更能理解我們之間的感情。為了說服他們,我嘗試了不只一次,也從來沒有想過放棄。後來他們妥協了,我的努力沒有白費。而你如果也愛我,想要成為我的丈夫,那麼你是不是也該做出一些努力、一些犧牲?你需要做的只是卸下防備,真正嘗試著走進我的家庭,陪我父親打打高爾夫球,去見他的朋友,陪我媽媽聊聊天,僅此而已。如果你連這樣的努力都不願意嘗試的話,高正雯停頓了幾秒,努力忍住噴湧而出的委屈,那麼我也太高估我們之間的感情了。她接著苦笑了一下,我也太高估我自己了。她擦乾自己的眼淚,摔門而去。唐毅賢已經徹底清醒了,他沉默地聽高正雯說完,內心一震。一直以來,他都以為自己才是躲在暗處洞若觀火的那一個,卻不想高正雯的話一針見血,讓他無話可說。天色已暗,他沒開燈,獨自一個人站在黑暗裡,他第一次覺得自己是如此的孤獨。也就是在那個瞬間,他決定了,自己想要回小城看看。他想小城,他想媽媽。唐毅賢午睡完,獨自走進傍晚的昏暗裡。母親沒有開燈,坐在客廳的躺椅上。她的身邊還有一個人。她的身影沐浴在微光裡,像個漂亮的剪影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Traditional)

Newspapers from US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