紐曼街往事

World Journal (New York) - - 小說世界 - (一二) (九)

明媚的五月、陽光燦爛的五月,酒鬼居一眾人等背著他們的行囊,駐紮在波尼公園裡。公園裡有一個裝園藝工具的倉庫,倉庫外有個石台,石台上還有一個遮風避雨的屋簷。那時他們還有格蘭、魯尼、阿瑟和吉米。吉娜早已走了,後來劉祥見過她,又恢復了乾淨的模樣,淺藍色褲子、白色上衣,還挎一個小錢包,就像任何有錢有閒的退休老女人一樣。她曾經住過酒鬼居嗎?真像做夢一樣。流浪的日子、無家可歸的日子就這樣開始了。現在他們有足夠的錢喝酒,他們不用付任何房租、水電,他們以天為被、以地為床。他們喝了酒,就躺在藍天白雲之下、如茵綠草之上。在夏日的陽光中,他們曬成了古銅色,個個都像剛剛從夏威夷度假回來一樣。不同的是,他們個個臭氣熏天、邋裡邋遢、毛髮蓬亂,狀似野人。然而夏天的陽光、夏天的加拿大多麼美好。夏天就是放縱的日子、喝酒的日子,就是享受的日子啊!好日子總是過得快,像風一樣快。一轉眼,秋雨就連綿了。有一天,劉祥見他們把被子搭在那倉庫的屋簷下,好像一個破旗在招搖。怎麼辦呢?劉祥想,冬天就要來了。劉祥曾建議他們去避難所,但格蘭堅決不去。格蘭還做著美夢,新房東會召喚他回去。無論如何,他管理這棟大樓二十多年了。魯尼更不想去。他本來就是個流浪漢,回到公園去住,不過是回了老家。吉米和阿瑟本來就是沒主意的,又貪杯,一夥朋友在一起天天喝酒,享受陽光,想想看,什麼日子像這樣?天堂也不過如此,他們堅決不去。 唐毅賢記得,在學校的時候,龔婷就喜歡看小說。她本來就有點偏科,數學沒有語文好。語文老師也說,她寫出的文章都太傷感,個人主義的東西太強,高考的時候是會吃虧的。唐毅賢那時候還勸過她,讓她少看點閒書,要多做做練習題。芸姨的身體一直不太好。龔婷說,天一冷就咳嗽、關節疼。這些我都不知道。唐毅賢有些內疚,謝謝你照顧她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Traditional)

Newspapers from US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