對故鄉最後的遠眺

World Journal (New York) - - 上下古今/港副 -

我的父母親都是江西贛南人,是在同船去省城南昌赴考途中結識的,兩人又結伴至江南參加高考,分別被浙江大學和南京大學錄取。一九五一年畢業後,他們一直在江蘇工作,可總眷戀著家鄉的親人與山水。六○年代後,政治運動接二連三,愈演愈烈。在那階級鬥爭為綱的年代,人們被要求與所謂的剝削家庭畫清界限。文革時期,我祖父在老家被批鬥至死,我們家都不敢聲張,後來祖母和外祖父相繼去世,也都沒去奔喪。一九六六年我父親帶我和兄長到了離老家一天汽車路程的南昌,也不敢回家鄉。那次旅行,我們父子三人爬好漢坡登上廬山。在含鄱口居高臨下,視野開闊,父親指著南面遠處雲霧瀰漫的鄱陽湖深情地對我們說:「你們的老家就在那方向。」一九八二年,文革已結束多年,可當時火車還沒有通到贛州,母親已患嚴重心臟病多年,經不起回老家在山路顛簸。父親帶母親坐車到了廬山頂,在含鄱口拍了這張相片,母親一直把它掛在牆上,常對著相片說:「等火車通到贛州,我就回鄉掃墓。」可惜,母親沒等到火車通到家鄉,在一九八四年帶著無限的遺憾離世了。這張照片現掛在我家,它留下了母親對故鄉最後的遠眺,中國近代歷史也記下了那腐朽血統論對人性踐踏和蹂躪的年代。

您身邊有這樣的老照片嗎?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Traditional)

Newspapers from US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