包裹 收錯

World Journal (New York) - - 家園 - ■小悶

我在家裡搞衛生,聽到「砰砰」的敲門聲,從樓上衝下來,打開門,迎面而來的是等待已久的郵遞員,他遞過來一個大包裹,讓我簽收。因為門鈴壞了,也不知道這位郵遞員帥哥到底敲了多久的門,我心存愧疚,看都沒看,趕緊簽了字,讓他奔向下一家就是了。準備把包裹打開,傻了,這時才發現,收件人的名字叫JOHNY EIBABA,不是我,不是先生,也不是孩子!但包裹上確確實實寫的就是我家的地址。於是,心存僥倖,希望是先生或孩子兩人中,誰幫朋友收的包裹,反正這也不是第一次了。但打電話一問,他們都說沒有叫這個名字的朋友。晚上兩人邊享受我精心準備的美食,邊毫不留情的對我輪番訓話:「真是老了,為什麼簽收之前不先看看收件人是誰啊?」孩子說。「都不知道是哪裡來的什麼東西,你就敢把包裹往家裡領。趕緊把包裹放到車庫外邊去,如果今晚它還沒爆炸的話,明天就把它送回郵局去。」先生說。我連晚飯都沒心思吃了,按先生指示,取來包裹,正要把它放到車庫外邊去。突然發現包裹上有寄件人名字地址和電話。「為何不打個電話問問寄件人是怎麼回事呢?」我說。「你這人真是愛操心。把包裹送回郵局,讓郵局把它退回去不就完了嗎?都不知道對方是什麼人,你還打人家電話,什麼邏輯思維!」好了,又招來先生一頓臭罵。「媽咪,即使人家知道寄錯位址了,他們也得重新寄過。您就按爸說的辦吧,這是沒有辦法的辦法了。」這就是我家孩子,什麼事情,不管對錯,永遠百分百站在爸爸一邊。都怪我自己,平時不願拿主意,總喜歡徵求他們的意見。但這次,不知為什麼,我就是覺得要打這個電話,他倆反對也沒用。電話打了過去,是一個離婚、離開了家的媽媽送給兒子的生日禮物。原來她兒子讀完高中,也離開了爸爸,在外面租了房子。她說兒子給的就是我家的地址,我說不可能啊,我家是自 住房,沒租客的。媽媽一聽,也著急了說,「怎麼辦啊,今天就是我兒子JOHNY的生日呢!」我向媽媽要了她兒子的電話,打過去,原來,她兒子和我們同住一條街上,他住一百七十號,而我家是一百二十號。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媽媽能把這兩個號碼搞錯。打電話過去的時候, JOHNY正和女朋友在外面看電影,凌晨前,終於把這個收錯的包裹送回到原本主人的手上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Traditional)

Newspapers from US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