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沙水拍

■凌珊aPple Wu/圖

World Journal (New York) - - 小說世界 - (二)

老寇對著錄影一邊聽,一邊抿嘴笑。田水月這麼多年了,還熱中這些。當年做班裡團支書時,還找他談話,要他入團。可惜小老寇出身地主,沒戲。老寇老伴兒倒是出身工人,可是對組織之類的沒興趣。針線做得好,女紅一級棒,班裡男生的被子沒有沒縫過的,女生的毛衣、圍巾也沒有她沒插過手的。所以自由主義不上進,也就隨她去了。有人把當年的全班合照放到微信上,再放一張前不久大家聚會的照片。今昔對比,看誰在歲月面前,就是孫悟空千年不變。老寇老伴兒指著照片上坐著的一排老太婆說:你看哪個是寇蓮香?猜你也猜不到。老寇看了一溜,揉揉眼睛,指著其中瘦一點的女的說:這個?老寇老伴兒笑仰了頭。當年蓮香對年輕的老寇有意,她大概知道,程度卻是到最近才清楚。小老寇的一張照片竟然是蓮香發上微信的。我怎麼都不知道你有這張照片?老寇老伴兒稀奇加哥德巴赫探索。我也不知道,我自己都沒有。老寇模糊道,二兩撥千斤掃除探索,道:你看那時候我多胖?你現在也不瘦啊!老寇老伴兒順著千斤索轉下來。年輕時候哪裡有胖的照片。老寇繼續端詳著照片上的自己,手工上的彩色讓他的臉頰一邊兒一朵紅暈。年輕真好,奶油小生其實是褒義啊!老寇摸一把臉頰,現在是老樹皮了,想出點兒油都難,別說奶油。魚竿「卜楞楞」動了一下,老寇趕緊跳起來。竿上鈴聲叮噹一串,老寇用力拉挑魚竿。魚線拉出水面,老寇嘆口氣,是隻烏龜。湖裡釣魚就是總碰上這東西,真的是不速,又重又慢,咬線感覺也跟魚差不多,絕對的魚鱉混珠。這要是在國內,可是上好的一頓鱉魚羹呢!老寇老伴兒咂嘴道:那麼大的要上千元了。老寇不吭聲,動手把鉤摘下來,鱉嘴也給劃出一道口子。老鱉給放到釣魚台邊,「撲通」一聲掉回到湖裡,他把手指上的血跡抹 掉。他記起上一次手上這種濕漉漉的感覺,那一次抱著那隻大烏龜可是走了挺遠的路。老寇那天也是早起去湖邊釣魚,剛出家門不久,就看到一隻大烏龜趴在馬路中間,身體宏闊,渾身是泥,乾泥。估計是前一陣雨水沖上來的,這一陣乾旱,擱淺回不去了。他抱起烏龜,「簌簌」,烏龜在他手上撒了一泡尿。最後的一滴水,老寇心裡流過這樣的念頭,加快腳步把牠帶回到河邊。●你說那個是挺神奇。老寇說。老寇老伴兒明白他的意思,「嗯」了一聲。就是抱回烏龜後的一個星期左右,老寇那天又去釣魚。太陽快落山了,他也沒釣到幾條魚:一條貓魚、兩條太陽魚。 臨近傍晚了,湖畔葦叢在夕陽裡顫動。他看得有些入神,恍惚間一個人形從葦叢後面飄蕩出來。是個女子,她腦後的長髮隨著腳步飄甩。仙風道骨,他心裡跳出這幾個字的時候,女子已經來到他近前。女子身著一件長裙,棉質藍灰色,所以剛才他看著遠方飄逸的一撇藍,還以為是雲彩。每次講到這裡,老寇老伴兒就要插進來說:是那種有點兒像染色布料,從上往下擴散,從淺漸變深色。美國沒有的,從來沒見過。是少見。老寇肯定道。這長髮女子上前來,似乎要跟他問路。I, Chinese.老寇指著自己,把他有限的兩個英文單詞亮了出來。女子會意,不再說什麼,轉身掉頭離開。 等老寇回過神來,女子已經消失在葦塘深處。葦葉叢生,除了湖,就是天連水的一片。他後來還專門查探了一下,蘆葦岸邊連下腳的地方都沒有。她是來向你感恩的。老寇老伴兒道,感謝你的搭救之恩。老寇點頭。對於老寇此類經歷,老寇老伴兒不全信,但也不質疑。她還會舉一反三,說:你應該跟她求求你的手。老寇就會下意識地伸出手看看。他的兩個大拇指都缺掉半個指尖。氣槍打的,還是自己打的。不該打那隻啄木鳥。他每次回顧完,最後的結論都是這句話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Traditional)

Newspapers from US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