歸息

World Journal (New York) - - 小說世界 - (全文完)

她的頭左側太陽穴恰好砸在一塊有稜角的石頭上,鮮血瞬間流了出來。「小苧!」我抱起她,掐她的人中,她的眼睛卻沒有睜開。●管苧被送進急救室,我站在走廊裡,醫院那種獨特的氣息讓我作嘔。病人們蠟黃而痛苦的神色,讓我想到岳父擁有那麼健康的身體,卻做出了和這些人截然相反的努力。僅此一點,就讓我對生命本身充滿了下跪的敬意。我從未如此可怕地意識到,生命遠遠不是我們看上去的這些面孔和身體,生命是在這些面孔和身體內部瀰漫、聚集並流動的未知之物。那究竟是一種什麼樣的事物?那是物質還是能量?它彷彿已經超越了神祕,蕩漾在一個萬事萬物存在的終極性邊界以外。我去衛生間,從鏡子裡看見自己渾身是土,行屍走肉的樣子,嚇了一跳。那幾乎是一個死人!我洗著臉,哭泣著,淚水和水流混在一起。有人經過我身邊,嘆了口氣。我洗完臉,都不敢看自己,就那麼直挺挺地走了出去……不知道過了多久,管苧躺在病床上被推了出來,我發現她的眼睛已經睜開了。「她沒有大事,就是低血糖,加上情緒過度緊張,導致昏厥了。而且她已經……」醫生在我耳邊說著情況,可我一聽沒大事,注意力就全部放在管苧的臉上了。因為,她那雙幾近熄滅的眼睛正在努力望著我,乾裂的嘴唇蠕動著,應該是很想對我說些什麼。我低下頭,趴在她面前問:「小苧,你想跟我說什麼?」管苧說了一句話,聲音像蚊子樣輕微,我無法聽清。我側著頭,把耳朵直接放在她的嘴唇上。我聽見她艱難地說:「老曹,你知道了嗎?醫生說我懷孕了。」我百感交集,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,巨大的情感內壓讓淚水瞬間沖出了眼眶。她又說:「如果爸爸知道這個消息,他會回來嗎?」我哽咽著說:「無論如何,他會快樂的。」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Traditional)

Newspapers from US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