眾善之門

World Journal (New York) - - 小說世界 - (四)

好像有個看不見的病毒正從車把跳到女人手上的擦痕,是的,她要生病了。她可能會因此死去,他便成了一個殺人犯。又或者,女人又傳染給另一個人,飛機起飛,載著病毒,全世界死於瘟疫。下課鐘響,人潮散去的聲音嘩啦啦,鄰座的交談擦過耳際。「聽說了嗎?我們常去的那個廣場,有人拿著針筒到處刺人,聽說針頭有愛滋病毒啊!」 爸爸、媽媽有任何委屈都可以告訴他們。德輝說了關於他擦撞到人的事,好煩惱,煩惱停不下來。媽媽問他:「那人家有受傷嗎?」德輝說:「我不確定。」爸爸說:「那你道歉了嗎?」「我道歉了。」「對方怎麼說?」媽媽問。「她說沒關係。」 「那你為什麼看起來這麼煩惱?」爸爸不解地問他。德輝說了他的想像,病毒與死亡。「但這件事只是你想像的啊……病毒什麼的,並沒有人告訴你它發生了啊!」爸爸的眼神開始焦慮起來。「但也沒有人能證明它不會發生啊!」「只是擦到手腕,也不會這樣容易生病的。」媽媽換個角度安慰他。德輝痛苦地說:「我也這樣想過,後來我又想,如果那個女人是個畫家或是音樂家該 怎麼辦。說不定她回去後,發現手腕受的傷比想像中嚴重,從此她再也不能畫出滿意的作品或彈奏出同樣水準的音樂……為了這樣,我不停想著,整夜睡不著。」他的爸爸、媽媽不再與他爭辯,他們憂傷看著彼此,第一次在德輝面前流露出傷心的表情。像這樣的爭辯與安慰,後來又發生了許多次,且日趨頻繁。那些說出口的、不及說出口的皆亂纏為解不開的團線,攪亂德輝的求學生活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Traditional)

Newspapers from US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