鐵粉看她⋯顧著賺錢 忘了是誰

World Journal (New York) - - 透視中國 - (中國新聞組整理)

2011年登上春晚舞台,任月麗覺得那是她「目前為止的人生巔峰」。

剛下春晚那會兒,出場費一度高達10萬。任月麗遇到節目邀請、商演邀約,來者不拒,拚命接。最多那年,媒體採訪加商演,一年接了300多場。「火了就火了,唱歌掙錢就完事兒了。」至於音樂這條路要怎麼走下去,倒沒認真思考過。任月麗解釋,她上春晚時太年輕,目光短淺,沒規畫未來的路。

2012年,她自己找歌、練習、錄製、摸索,出了第一張專輯《西單女孩》。她回憶,她的第一張專輯、也是目前為止的唯 一一張專輯——沒有銷量。一次,路過一個廣場,大媽們正伴著《月亮之上》跳廣場舞。任月麗跟旁邊的粉絲說,她將來也要做首歌,讓大媽們跳。自認為是任月麗鐵粉的陳明聽到這句話,有點傷心,他一直盼著任月麗出點有格調的作品,沒想到她本身就把自己定位得「這麼接地氣兒」。不過轉念一想,可能她也想要一首膾炙人口的代表作吧。任月麗也承認,八年了,沒有代表作,很遺憾。陳明不喜歡這幾年任月麗在演出場合化的濃妝。他感覺到,當年那個地下通道裡 ,一身休閒衣、一把破吉他的西單女孩,正從公眾眼前慢慢弱化、消失。「她明明有得天獨厚的條件,春晚打造一定的知名度,又有央視節目的推廣,但這幾年,我看著這些條件一樣一樣從她指尖溜走。」早年和任月麗結識、現在麗江一家酒吧駐唱的流浪歌手韋雲飛身在局外,反而看得更清楚。他覺得,當年走野路子出來的歌手,在有條件以後,就應該找個老師去系統學習樂理知識,補上短板,才能在音樂上成長。「只可惜,他們以前窮怕了,成名以後,癡迷商業,忘了自己是誰。」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Traditional)

Newspapers from US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