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春小鳥

World Journal (New York) - - 上下古今/港副 - ▓梁蘭蓁

高三那年,我們有大專聯考的壓力,夜以繼日的死讀書,日子過得毫無樂趣,只有這張照片帶有一些年輕的歡樂味道。原來那次是好友菱過十八歲生日,菱的母親很會燒菜,她親手做了一桌好菜請我們一起替菱慶生。從照片可以看出當年我們十八歲的時候,大家的穿戴打扮多麼純樸(上圖

。那時候高初中都有髮禁,每個人都是清湯掛麵,短得只到耳垂的直頭髮,穿的不是學校的制服,就是簡單樸素的白衣黑裙。和如今在台北街頭穿著五彩繽紛的青春少女們,簡直不可同日而語。我們七人都是坐在教室最後面一排的高個子,大家都很談得來,三年同窗,我們成了很好的朋友,所以那天菱邀請我們這一批手帕交去她家享受卜伯母做的生日宴。當天菱的姊姊也在家,卜姊姊兩歲的兒子小慶慶是大家都搶著抱的小娃娃。記得那天卜姊姊還故意問小慶慶:「哪一個阿姨最漂?」小慶慶的回答居然是「每一個阿姨都漂亮」。這小娃娃的聰明機靈叫我們大吃一驚,佩服不已。後來驪歌聲起,經過大專聯考,我們就讀不同的大學。之後出國留學,成家立業,我們七個人從來沒有同時在一起碰面過。去年是我們高中畢業五十周年,母校呼籲大家回校重聚。從去年年初,我們七個人就 不停的聯繫,互相鼓勵說人生能有幾個五十年,年底一定要回台北相聚。可惜,計畫趕不上變化,變化又比不上造化,重聚的日子前,有兩位好友因為家人需要照顧,不能回台灣,我們都很失望。為了紀念這次難得的重聚,我請大家各自拍攝一張同樣姿勢的照片。再由我兒子做成這張合體照片(下圖) ,在重聚那天送給大家。和老照片一比較,不由得想起那句歌詞「我的青春小鳥一去不回來」。

您身邊有這樣的老照片嗎?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Traditional)

Newspapers from US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