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為綠卡

小連載

World Journal (New York) - - 小說世界 - (四)范遷

她說:你想什麼了?他走了幾步,坐到椅子上說:他真的開槍了她說:他開槍了。這人發起瘋來,什麼事都能幹出來。她看著他問:你怕嗎?他說:不怕。自己都覺得沒有底氣。他站起來說:我上衛生間。黃燕妮把下巴指了一下。他走過去,進去後鎖上了門。面前是一面寬大的鏡子,發出明亮的光。他看著鏡子裡那個戴著眼鏡的白面書生,心想,就是這個人,九年前從中國過來,苦學苦熬,拚到了現在的地位。而此刻他即將捲入一場可怕的衝突,很可能危及生命。他覺得腿肚子在發抖。他想起他的爹娘,他們為他付出的太多、太大了。他們都是工薪階層,為了省下錢給他,老爹幾年沒有買過一件新衣服。家裡買一點好吃的,媽媽都捨不得吃,說他用腦辛苦,都留給他吃。要是他死在皮爾斯的槍口下,他們將傷心痛絕,他們的晚年怎麼過啊!他還想起母校,這個學校以他為驕傲,他的照片貼在學校的陳列室裡。如果他的噩耗傳到大洋彼岸,老師們都會震驚,學校也會因他而黯然失色。曹曉風把燈關掉了,小小的空間裡一片漆黑,他不敢看鏡子中的白面書生。現在脫身還來得及,他和她還沒有上教堂……可是,我就這麼扔下她嗎?她太孤立無援了。他在衛生間待了很長時間,走出來時,他看見她站在窗旁,看著窗外。她說:你走吧!不用來找我了。你怎麼這麼說?我不想連累你。我要獨自面對。可是,他這麼凶悍,又有槍。這是我的事,我不能太自私。曹曉風心裡說:自私?現在是誰自私,我還是她?他目光落在地下,卻似看見了那把來福槍,槍口烏黑,槍身發出古銅色的光亮。他走上前,抱住她的後肩。他說:我們走吧!離開這裡,到別的城市去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Traditional)

Newspapers from US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