起風了

小連載

World Journal (New York) - - 小說世界 - (一○)

過的。我在邊上吃飯,不得不聽那些話,心裡略有些厭煩,但還能忍受。我在忍受他們的交談,有時候我會有一種奇怪的第三者的感覺,他們在約會,而我是多餘的。我一點也聽不下去,而她們卻聽得津津有味,還不時地讚美和詢問幾句,引得他說了更多,連一些我從不知道的事情,他也說了。我越來越感到自己像個局外人,我的情人在和別的女人談笑風生,而我像個傻瓜那樣坐著,還不時保持著微笑的動作,讓人覺得這一切毫無問題,我和他沒有關係,我們是正常的。我和他坐在桌子的同一側,隔著恰當的距離,空氣隔絕了我們。我們對面坐著小麥和小艾,有幾次,我無意中看到他對著小麥或許是小艾,流露出了那種在我面前也流露過的迷人的微笑。在此之前,我是為這樣的笑容著迷的,覺得它只屬於我一個人。當我想他的時候,我想的就是那些笑容。現在,它們讓我感到一陣惡心。當那些笑容一旦成了廣告上的笑容,我想死的心都有了。我在想那個平台,怎麼讓自己爬上去。哪一條腿率先跨出,另一條怎麼跟上,而我穿著裙子。這種時候,我真不應該穿什麼裙子。我還無法改變和他約會時穿裙子的習慣。他說喜歡我穿裙子,他說這話是我們第三次約會的時候。我們在汽車後座上,他從裙子後面進入了我。那時候真美好。我真應該在那個晚上死去,而不是在此刻。 不過單莉莉的溫柔轉瞬即逝,提到錢,她就強硬了。不管段小峰怎樣討要,只說沒錢。後來,她乾脆翻臉了:要命一條,要錢沒有。段小峰沒想到單莉莉會是這種態度。他想著她多少會給自己一點,畢竟大老遠跑過來,也不該讓自己空手而歸。段小峰說:把錢還給我,我再也不來找你。單莉莉說:都被我花光了,一分也沒有了。段小峰說:你總得還我一點,我現在連路費也沒有了。單莉莉說:你醒醒吧!一分也沒有。段小峰終於發狠了,叫道:我知道你家在哪,我找李正軍去。單莉莉說:你去找吧!反正我們要離婚了。段小峰說:你別逼我,你知道我這人。單莉莉說:我知道,你是個慫貨。段小峰突然直愣愣看著單莉莉:你信不信我殺了你。單莉莉說:我信,你殺了我吧!反正我沒錢。段小峰最後一次來找單莉莉,決定直接去她家。他偷了輛自行車,騎到村口,這是他第一次來村裡找單莉莉,之前他都是在路上堵單莉莉。他遠遠看到李林峰往這邊走,便停下來向他問路。李林峰沒說話,手指向前指指,他就騎著車回頭了。在下一個路口,他遇見樊梅花,向她問路。他其實很緊張,不想說話,但是每次看到有人出現,他就忍不住停下來,問路。他想這或許是自己與這個世界最後的聯繫了,他也回不去了。樊梅花說了一句什麼,他沒聽懂,於是又問了一遍。樊梅花又說了一遍,這次他聽懂了,他覺得這個女人有病,居然在罵人。他突然掏出刀,刺向樊梅花。這個時候,他在想像著見到單莉莉時的情形。

(一)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Traditional)

Newspapers from US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