起風了

World Journal (New York) - - 小說世界 - (一一)

他覺得自己爆裂了、完蛋了。他真的完蛋了,在找單莉莉之前就完蛋了,只是單莉莉讓他意識到他徹底完蛋了。他甚至沒看清樊梅花的臉。只覺得這個女人活該,為什麼要像單莉莉那麼凶,為什麼要這麼待他。樊梅花一開始沒反應過來,還衝段小峰打了一拳。但她很快就站不住了,她軟了,癱在地上。她在意識到自己快要死的時候,見到了李林峰。她只來得及喊一聲:救我。樊梅花倒地後,段小峰跳上自行車,瘋了一樣向前騎了一段。他大口、大口地呼著氣,開始害怕起來,不停地顫抖。後來,他拐進一條野道,野道兩旁長滿蘆葦。蘆葦葉子「唰唰」地刮著他的臉,他一個勁向前。後來他累了,將自行車扔到路邊,自己跳進河塘裡。他在水裡待了很久,伸手不見五指的時候,他才爬上岸。很安靜,野道上一個行人也沒有。但他知道有個地方現在應該很嘈雜,大家都在找他。他知道有人看到他了,但沒有人沿著這條野道找過來。天氣太熱了,他爬上岸,走了幾分鐘,衣服就乾透了。他的淡色上衣上留有一點黃色的漬,那是樊梅花的血留下的痕跡,他沒注意到這些。第二天坐早班車離開時,他才發現。他有些驚恐,但周圍並沒人注意到他。早起的人都很沉默,一些人在座位上重新進入夢鄉,另一些人則在吃東西,汽車裡瀰漫著油條、大餅的香氣。他深深吸了口氣,將顫抖的手插進褲兜,靠在座椅上,開始閉目養神。段小峰沒有回內蒙古,他去了山西,他有個朋友在臨汾。他沒錢買長途車票,餐風露宿,走了很多路才到達那裡。他一出現,朋友就問他:你是不是殺人了?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Traditional)

Newspapers from US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