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放勞動

World Journal (New York) - - 上下古今/港副 -

在「深挖洞,廣積糧,不稱霸」和「備戰、備荒、為人民」等口號的鼓舞下,北京大學動員了近千教職員,到北京西郊的門頭溝山區清水村勞動鍛鍊。我們住在老鄉家裡,自己開火做飯。這裡是深山區,耕地奇缺,農民自己種的糧食,甚至不夠他們一個季度食用。我們的口糧就只能由學校從城裡運來,主要是玉米麵,用來蒸窩頭。我們每天蒸窩頭,除做早餐外,還要準備帶到地裡去的午飯。所以,要半夜起來開始蒸,晚了便來不及。做飯是大家輪流的。一次輪到我,因為不知道怎樣才叫熟,便事先問同事,同事說,用手摸一下,不黏手就熟了。那天,我早早便起來蒸上了,而且每隔一會便掀開蓋子,伸手摸一下,直到後來不黏手了。可是,當大家起來吃早餐時,都說窩 頭沒熟。我說:「怎麼可能,我半夜就開始蒸了。」我說了蒸的過程,大家聽後都說:「這怎麼可能會熟呢?」蒸的時候總是開鍋,溫度上不去,熱氣透不到裡面,只是表面結了層皮,裡面還是生的。另一次輪到我做小米飯,我想我是吃稻米長大的,做小米飯應該沒問題。結果卻做成了「三米飯」,上面是粥,中間生的,下面的糊了。因為小米和大米不同,悶飯時水不能多,多了,上面的便成了粥,蒸氣又透不上來,中間易夾生,時間稍長,下面的便糊了。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不少。有位同事炒菜時先倒了油,把鍋子燒得熱熱的,他一看要著火了,便從水缸中舀了一瓢水往鍋裡一潑,轟地一下便起了火,把廚房草棚都燒了。有位同事不知做飯是先下米還是先下水,便去問老鄉。老鄉開玩笑說先下米,他就真 的先下米,結果就成炒米了,老鄉還要趕緊幫他熄火。我們的勞動地點都在山上,口渴了沒有水喝,有一位同事想買一把水壺,帶水到地裡。他到村合作社找了半天,沒有水壺,卻發現有夜壺。他想,反正是全新的,還沒有用,用來裝水也可以。結果帶到地裡,中午休息時,他很客氣地請老鄉喝水,老鄉一看是夜壺,都避而遠之,此事一時傳為笑談。那時,居住的地方沒有電,很不方便。所以大家就自己動手,利用山中的河水發電,供全村照明。我們先在山溝中築了水壩,以便提高河水落差,又設計了一個木質水輪,回學校拿了一些教室日光燈管上的變壓器,由我組織人手為各家各戶拉電線安電燈。費了好大的力氣,一切準備就緒之後,大家便信心十足地拉閘送電。全村的燈果然亮了一下,大家十分高興。誰知,電壓不穩,忽高忽低,亮一下子之後,燈泡全都炸了。最後,不得不請物理系的同事來幫忙,重新來過。數年前,孫女從加拿大回來探親,兒子開車帶我們到郊區去玩,途經上清水村,但已經物是人非了,不禁勾起了一陣滄桑感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Traditional)

Newspapers from US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