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眼中的晚年冰心

World Journal (New York) - - 世界副刊/數獨 -

他曾想暫不發表,據理力爭後,他同意放行,並將小說做了多處修改。冰心久不寫小說,一篇新作卻遭致我們多處修改,於心不安,但畢竟能夠發表出來,也算對老人的一個交代。〈萬般皆上品……〉如期刊登,我提前去信告知冰心,也將修改情況一一告知,並提及我即將調離《北京晚報》,前去《人民日報》「大地」副刊工作一事。為教育而憂,為知識分子鼓與呼,晚年冰心贏得了全社會的敬重與喜愛。重寫小說,〈萬般皆上品……〉只是一個開始,隨後,冰心又連續發表〈空巢〉、〈外來的和尚〉等小說,其主題仍關涉教育和知識分子。冰心最後十年的作品中,社會影響最大的當然是她的隨感。1988年11月,她寫過一篇〈無士則如何〉一文,明確提出了重視知識分子的問題。她指出: 次年五月,「大地」副刊約請冰心撰文,紀念《人民日報》創刊四十周年。〈我感激〉即為此而寫。她在文中,談自己與副刊三十多年的歷史淵源,但落筆重點卻是談教育,談提高教師地位和待遇的社會問題。與發表〈萬般皆上品……〉時的情形類似,〈我感激〉一文先後經過了部主任、報社副總編輯等人的多處修改與刪減。〈我感激〉發表之前,我將最後改樣寄冰心閱定,她在退回的清樣上附筆如下:

晚年巴金(左)與冰心(右)、夏衍(中)在一起。 冰心為巴金畫像題詞。

百歲老人冰心遠行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Traditional)

Newspapers from US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