憾喜柚子樹

World Journal (New York) - - 家園 -

早晨送完孩子上學,內子提議說,外面天氣不錯,咱們把柚子樹苗移植到後院吧。透過明亮的玻璃窗,我望著後院那株光禿禿的柚子樹,點了點頭。兩年多前,一位朋友把她家柚子樹新結的一顆柚子送給了內子。那柚子肉呈白色,咬下去汁水四溢,讓我們全家,尤其是小兒小女都叫好。看著孩子們喜悅的神情,內子便說,咱們家也種上柚子樹,不就可以隨時想摘就摘、想吃就吃嗎?內子進一步想,從柚子的種子開始育苗,看著它發芽生根直長到能結柚子,不但有趣,還可以讓孩子們近距離地觀察植物生長的過程,算是給他們上一堂長長的生物課,豈不是更好?由於朋友送的那顆柚子的種子不太好,我們全家跑遍了幾家中美超市,總算挑到了一顆又大又圓的白柚子,吃完肉留籽,內子開始精心地培育。她把籽放在向陽的窗台上,定期換水,輕拿輕放,那副小心謹慎的勁頭,不亞於當年照看新生的兒女。在柚子籽發芽長出嫩葉後不久,一個鄰居和內子聊天,得知我們要從種子開始種柚子的事,便建議,要想盡快吃到自己栽種的柚子,靠從種子培育時間太長,還是買一株半大的樹更好,一兩年後就可以吃上自家的柚子。於是,我們又到了花園中心,陸續買了幾株果樹,有柚子、桔子和檸檬等等。儘管到去年秋天時它們才長到半人高,但每株樹 上都稀稀落落地結了幾個果子。尤其是那株柚子樹,主幹僅有嬰兒的手腕粗細,旁枝如成人的拇指,竟然長出了兩顆柚子。等到成熟後,內子先給它倆拍了照片,透過微信發給國內的親人傳看,然後我們全家人才十分不捨但又滿懷期待地剝去皮吃柚子肉,那肉看起來晶瑩如白玉,吃起來嫩滑甜絲絲。意猶未盡之餘,我們都期待著柚子樹在下一年能多結柚子,讓我們全家一次吃個夠。誰料到寒流過去,幾株果樹的葉子開始慢慢蜷縮,失去了綠色的光澤,再過十幾天的光景,葉子全掉光了,只剩下樹幹枝杈光禿禿的。難道可憐的果樹都被凍死了?內子有些自責,懊悔當時未想到給果樹們穿上棉衣。冬去春來三月初,我們驚喜地發現,桔子樹悄悄長出了嫩葉,慢慢地直到綠葉滿枝。但與它不遠的柚子樹卻依然上下光禿禿的,不見半點春色。難道剛長了兩顆柚子的樹就真的被凍死了?我們心有不甘,決定再觀察一段時間。與此同時,內子前兩年用籽培育的柚子苗已經長到了一尺多高,如果柚子樹還不能復生,我們便可以用新苗換舊樹了。於是乎,這就有了早晨的移植勞動。內子和我先將凍死的柚子樹連根刨出,再將柚子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Traditional)

Newspapers from US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