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龜何處

World Journal (New York) - - 家園 -

多年前,兒子高中畢業遠赴外州念大學,一切安頓後,想養隻「伴讀郎」,但宿舍不准養貓狗,想了半天,決定養隻不會吠不會喵的烏龜。主意打定,立即行動,去買了兩隻如銅幣大小般的小烏龜,水缸、電動噴水器、燈光、假山假樹,一應俱全,開始與烏龜們一起過著校園生活。記得我們曾經去學校看望過兒子,那是我第一次見到我的「龜孫子」,兒子說牠們會表演絕技,立刻把牠們從水缸中淘出來,放在地上,龜背朝下,只見牠們努力又努力,好不容易翻轉正身,十分有趣,兩隻龜孫子真的達到彩衣娛親的效果。兒子大學畢業離校時,變賣或送掉他的簡單家具、書本、雜物等等,唯獨保留了這兩隻烏龜。他跋山涉水,一路由密西根州風塵僕僕地開車回家。一進家門,兒子忙不迭地尋找一個給那兩隻烏龜安身的地方,然後立即將水缸集水,燈光直射,並且驅車出去買了一袋活生生的小魚,說是烏龜們舟車勞頓,小魚是慰勞牠們一路辛苦。從此以後,這兩隻烏龜算是正式在我家地下室安家落戶了。 不久,兒子因工作關係搬到紐約,剛開始時,隔三岔五,他在周末回家時一定會去餵食、清洗水缸。漸漸地,兒子說工作忙碌,減少回家次數,慢慢地,偶爾回家,竟然也不去造訪牠們,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,餵養牠們竟成了我的責任。此時的烏龜們已經長大不少,大如我的手掌心,也許牠們知道被我兒子棄養,心情鬱悶,於是經常離家出走,有時一隻,有時竟然雙雙蹺家。第一次出走,我非常緊張,立刻向兒子發了尋龜啟事,兒子說烏龜喜歡躲在黑暗的角落,果然馬上在牆角邊找到。漸漸地,我也不在意牠們的離家,當做牠們出外旅遊散心,我總能在沙發下、桌子角落找到牠們。大概在一年多前,某日,一隻龜孫子不告而別,我好心地想要讓牠在外面多遊蕩幾天,過了一個禮拜才去尋找,但以前常去的角落都不見芳蹤。我開始擔心了,翻東翻西地大肆搜索,仍然無果,兒子也緊張了,立馬回家幫忙尋找,儲藏室、鍋爐間、洗衣房,我們母子兩人趴在地上找,整個地下室翻得亂七八糟,只好放棄。幾個月過去了,仍不見龜影,我心裡極度不安,牠不可能爬出地下室啊!有天我無意中發現,有一道外牆與房間之間竟然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Traditional)

Newspapers from US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