警惕披共享羊皮的短租之狼

World Journal (New York) - - 世界論壇 -

公木(紐約)根據MBA智庫解釋,共享經濟是指擁有閒置資源的機構或個人,有償讓渡資源使用權給他人,讓渡者獲取回報,分享者利用分享自己的閒置資源,創造價值。「在線短租」是指房東或房源經營者,通過網路平台發布空置房屋與價格信息,銷售房屋的短期使用權,有旅遊、出差或其他居住需求的租客可搜索,並瀏覽相關信息,與信息發布者溝通,並實現租住交易。儘管共享經濟最近幾年紅火,但其實共享經濟術語早在1978年就由美國德州大學社會學教授馬科斯‧費爾遜(Marcus Felson )和伊利諾大學社會學教授瓊‧斯潘思( Joel Spaeth)在他們發表的論文「Community Structure and Collaborative Consumption: A Routine Activity Approach」中提出。 但早期的共享經濟形式,主要是信息分享,即便有少數線下交易,大多是免費。真正把共享經濟大規模推向市場的,是2010年先後成立的共享打車的Uber,和共享分租的Airbnb,隨後中國的滴滴出行、小豬短租等是中國共享經濟的翻版。它們都有一些共同屬性,屬於釋放現有閒置資源的創新模式,同時是輕資產、高度互通性,也是社交平台的自然延伸。而後,打著共享經濟旗號的中國創業公司,如雨後春筍般拔地而起,從號稱共享單車的摩拜和OFO,到共享充電寶、共享雨傘,甚至共享女友(當然屬於娛樂噱頭)等一大批披著共享經濟羊皮,而賣著狗肉的短租模式蜂擁而起,它們也有一些共同屬性,屬於重新投入大量資源的創業模式,同時是重資產、中等互通性,需要構建新的數據支持。對比一下真正的共享模式和短租模式的 區別,就不難發現,共享模式本身是注重建立平台,資產較輕,投資主要用於吸引更多資源分享者(如車主和房主),和資源使用者(如短期租車者和短期房客)來共用平台。它們基本都有比較成熟的潛在用戶,和確定的資源擁有者,主要是如何集中資源和方便分享,當然還要面臨市場競爭和適應政府規則,它可以用小資本啟動,但需要大資本投入來競爭市場資源和建立公眾形象。短租模式本身也是注重建立平台,但屬於重資產模式,投資主要用於投放更多資源(如自行車、充電寶和雨傘),吸引更多的資源使用者(如騎車人、臨時需要充電的人和忘了帶傘的人)來共用平台,它們需要發掘潛在用戶,好處是不需要吸引資源擁有者(投資建立自有資源),但也需要考慮資源的投放成本(如場地租金等)和使用成本(如資源折舊和丟失等), 主要是如何科學地投放資源和吸引使用者,當然同樣要面臨市場競爭和適應政府規則,它需要較大資本啟動,同時需大資本投入來競爭市場資源,和建立公眾形象。總結一下,共享模式和短租模式各有千秋,可以互為補充,但現在市場上大量湧現披著共享羊皮,其實都是短租之狼,很多創業者號稱「連續創業者」(其實是連續創業失敗者),雖然圈錢可能不是唯一目的,但是偷換概念後面的投資風險,卻不得不讓人警惕。對大陸股市投資者,這種風險隨著未來大陸股市從審核制向註冊制轉變,投資風險會從專業投資機構的資本做局和對賭,逐漸地轉嫁到普通股民,而擊鼓傳花的遊戲才剛開始。當大風正起,小豬都被吹上天時,可能就是準備好等著狂風驟停,小豬落地那一天了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Traditional)

Newspapers from US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