實用 練習綠色 考試

的的

World Journal (New York) - - 上下古今/港副 - ■張宇綽(下)

胡蘭成又說:「中國的戲文好,是從大人的事而來,舞龍掉獅子好,是生在人世的風景裡……。」我上英語課時,每篇課文都配有英譯中、中譯英的翻譯練習,考試也必有翻譯題目。這在我後來工作中,是經常需要用到的,比如中英合約的互相翻譯。再回頭從小學課程說起。習字(後來又改名為「書法」課)、珠算、圖畫,這些科目本身便是實用。比如珠算課考試就是打算盤。到了工作崗位也是一模一樣的打算盤。初一上圖畫課(後來又改名為「美術」課),人手一塊畫板,對著石膏像學寫生。老師講解「高寬比例透視面」,手把手教「打輪廓」。考試,就是按照所教的方法,畫一幅寫生。長大了到巴黎街頭,完全可以駕輕就熟,因為也是一樣的「寫生」。 然後說國文課。每周要寫周記,每兩周寫作文,這些訓練日後直接照搬,就是各種各樣的實用寫作。初二的語文課增加了一項「口頭作文」,當時覺得很討厭,因為需要在很短的時間裡構思,還得上台面對同學。愈是緊張愈會說錯,要被台下哄笑。後來參加工作,需要即興當眾說幾句話,做個報告或者演說,與「口頭作文」也沒有太大區別。胡蘭成說:「又我在西湖玉泉寺,見池裡養的大魚,一匹一匹像豬群的堆堆擠擠,只覺還不及魚店門口木盆裡養著待賣為饌的活魚,那至少是真的魚,還有著江湖之氣。」從中學開始,好些科目的考試題,都以「試述……」開始,比如「試述辛亥革命的歷史意義」,這是歷史課的試題。待到有力量做學問時,給自己一個「試述……」的要求,就是一篇綜述性的論文了。 中學的「平面幾何」課,練習和考試,做題目都會是很單調的程式:已知:……;求證:………;答題就是:證明………;最後是「討論」。到了工作中,要解決實際問題,有時會不自覺地把情況歸結到這種思維模式裡:我們現在「已知」什麼?需要「求證」什麼?一步步予以解決。到了大學,我讀理工科,幾乎每周要做實驗,寫實驗報告。後來才明白,科技工作、科技論文本質上也就是學生時的實驗報告的深化和拓展。胡蘭成還說:「但凡真的東西,即妙意有在,所以又奇恣使人驚,卻與漫畫式的諷刺完全兩樣。」回想以前的功課和考試,都是質樸的,沒有添加劑的,「綠色」的。是啊!「理論是蒼白的,而生命之樹常青」(歌德《浮士德》)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Traditional)

Newspapers from US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