炎夏

World Journal (New York) - - 小說世界 - (三)

自己的人生還有什麼能與此相比。現在,在他車上,她的期盼和興奮之情像陽光下的氣泡,早已破滅。某一刻,她甚至覺得自己再也不能如期到達那個地方。那個地方消失了、飛走了,再也沒有了。而似乎只要換一輛車,這樣的事情就不會發生。她為自己的悲觀感到震驚。那個人的短信發來了,終於來了。她感到不快,仍耐著性子回了他:沒關係,慢慢來好了。她再次將手機扔進包裡,決定不再看它了。怎麼了?朋友說可能晚點到。是啊!到處都在堵車。她笑了笑,不置可否。根本不是這個原因。她自己也不知道真正的原因是什麼,她不可能去問那個人,只靠自己的經驗和智商去猜,猜得七零八落。那個人當然不會承認。有一次,她半真半假地說了一些事,那個人馬上就翻臉了:你到底想知道什麼?她一下子矇掉了,她想知道什麼?她自己也不知道啊!當然,她是聰明的,馬上就明白過來了。在她和那個人之間,存在著一個安全區域,她不能越過這個區,去另一個區找他。在那個地方,那個人是不承認她的,也不可能優待她。這是他們之間的遊戲規則,說到底,他們之間就是一場遊戲。她想得到快樂,就必須遵守,別無他法。她忽然發現,自己對那個人一點也不了 解,不曉得他家住在哪裡、他妻子長什麼樣、平時都和哪些人交往、有什麼業餘愛好──簡直是一無所知。可在過去幾個月裡,她獲得的大部分歡樂都來自於他。現在看來,這份歡樂是多麼脆薄,隨時可能打碎,消失無蹤。那個人從不和她吵架,如果不高興了,就以沉默來逼她就範。每次都是他贏。他到她這裡來是度假的,度假講個好心情,她怎麼能刨根究柢讓他難堪,那多不懂事呀!曼麗閉上眼睛,感到從未有過的倦怠。愉快的時候她不會去想這些事,她希望自己永遠也不用去想這些事。他們的車子繼續穿梭在浩瀚的車流中,它代替人在這個世界上行走。因為有了這些交通工具,這個世界上的人幾乎不必親自走動,就能抵達很多地方、認識很多人,可他們的生活並不因此而改變。她即使認識那個人、愛上那個人,也不可能改變什麼。一個孤獨的人,冒險似地從這個地方到另一個地方,去討得一點點短暫的歡樂。今天,她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得到歡樂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Traditional)

Newspapers from US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