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愛

World Journal (New York) - - 小說世界 - (全文完)

她捂著被打的半邊臉,披頭散髮站在原地,從牆上鏡子裡看見一個兩眼發紅、滿臉仇恨、形容恐怖的女人。媽媽……楊樺……她哀哭。而醉酒的男人早已倒在床上,鼾聲大作。她以逃避世界末日的速度,收拾了自己的物品,打車前往機場。再次坐在自己家客廳時,已恍同隔世。一切都那麼的熟悉,又那麼的陌生。她拘謹地、小心翼翼地坐在沙發一角,深覺自 己不配。對不起,打擾了,我就是回來,取些個人物品。她低眉對前夫說。楊樺百感交集地望著前妻,一時不知該說些什麼。他注意到她憔悴的面容和眼中的哀愁。不必問,他也知道她吃了苦,回來了。那個人呢?他問。不要提他了!……我、我好後悔沒聽你的話…… 他凝視她,一陣陣心痛。短短兩個月,他深愛的女人就已從溫室裡的小貓變成了巷陌裡的流浪貓,如此無助和落魄。他忍不住過去摸摸她的臉龐。她沒躲,眼淚滾滾而出。他張開雙臂把她緊抱在懷裡,親吻她的頭髮。回來吧!回到我身邊來吧!他對她耳語。她大哭,連連搖頭。太晚了、太晚了,你不會再要我了……我、我懷孕了……他僵住了,全身血液都停止了流動。他鬆開她,雙手捧臉,半天不說一句話。那,我走了。她抱歉地說。謝謝你還能讓我進門。你是好男人,來世,我當牛做馬,報答你給過我的好……他的肩膀抖動起來。她聽到他壓抑的抽泣,淚水順著他手指縫流出來。她過去拍拍他,被他一把拉進懷中。回來吧!他說,我還要你……可是……我不是多高尚的人,做不到給別人養兒子。把別人的孩子拿掉,回來吧……可是為什麼呢?我這麼糟糕……她泣不成聲。因為我愛你。他答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Traditional)

Newspapers from US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