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東婦好

中篇連載

World Journal (New York) - - 小說世界 -

死刑犯不能探監,高準咬破指頭,在破布上寫下甲骨文兩字,輾轉送到小曼手上,算是遺言。小曼知道高準要她照顧高秋,或者嫁給高秋。但她已經是半個死人,這樣的愛一次就夠了,任何的愛她再無法承受。高秋出獄後也絕不再回頭。他已死過兩次,一次因小曼而死,一次因哥哥的死。他覺得塵緣了卻,從此皈依佛陀。回到大陸,因老師以前的關係,得以在畫院棲身。西安的書畫家自成一派,人稱「西安畫派」,以陜北粗獷的風土民情為主。畫院字寫得好的很多,但多以古詩詞為題材,他專攻古文字,算是較冷僻的。其中麥浪的畫很出名,畫價喊到幾千人民幣。他專畫鍾馗等豪邁人物,也畫陜北的棗林與綁白頭巾的漢子,因為太出名,偽作甚多。有一日盜匪侵入他家,把他活生生打死。這裡的民性強悍,連文人也愛幹架,比較起來他很退縮。一個死過兩次的人,就像畫院前的老狗,奄奄一息地守住一個門。落花人已遠,很遠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Traditional)

Newspapers from US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