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只紅舞鞋

小連載

World Journal (New York) - - 小說世界 - 沈寧(一七)

她一口氣說下去:「村裡的老鄉開卡車往城裡送蔬菜,把母親放在車斗上,順便送回家。那天下著瓢潑大雨,母親到家的時候,已經沒有呼吸。」「喝口水吧!」季淮平說,聲音低到聽不見。久安流下眼淚來,抖著喉嚨喃喃地訴說。這些往事已經過去很多年,她很少對人講,也從來沒有人要聽。可是今天,她想講出來,不管季淮平要不要聽。「我把母親送到北大醫院急診,醫生們檢查之後說,母親的類風濕轉成慢性,只有長期服用強的松激素,控制疼痛和骨骼變形的速度,沒有其他辦法痊癒了。而那十年裡,母親根本得不到妥善的治療和休養,她的病從來沒有好過。1978年8月14日,她去世了,五十七歲。」季淮平沉默了好幾分鐘,等久安的心情稍微平靜一些,才輕聲說:「很對不起,提起您的傷心事。」久安沒有回應,長長地吐了口氣,把手裡的那只舞鞋放進小盒子,仔細地擺好,卻不蓋上蓋子,眼睛一直注視著。「那您的腿?」季淮平問了半句停下,他怕久安的腿是那次他帶領紅衛兵去抄家時候被打傷的,可是他沒有勇氣問出口。「我的腿是摔傷的。」久安回答,聲音很平穩,好像說另外一個人的事,眼睛還是看著手裡的小盒子和盒子裡的舞鞋。

「我1969年跟其他北京中學生一起,到陝北農村插隊。有一天揹玉米稈在山上走,沒小心,從崖畔上跌下去,把腿摔斷了。」稍停了一下,久安又繼續:「老鄉把我送到縣醫院,沒有弄好,從此瘸了。不過也算因禍得福,我沒法在鄉下待了,被病退回北京,至少可以陪著母親。兩個殘廢人相依為命。」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Traditional)

Newspapers from US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