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東婦好

World Journal (New York) - - 小說世界 - (一六)

她邊吃邊說:「軟的很軟、硬的很硬,但以奶油與起司為主體,發麵很重要。吐司無味、德國結鹹味重,阿兜啊不愛吃甜,可是不對啊!他們做的蛋糕又是死甜。香氣與口感確是不同,但為什麼不包餡料呢?吃來空空的,很寂寞啊!台灣人愛喜氣,不愛寂寞的麵包,又愛吃甜,來中西合作一下。」英秀說話自有自己的辭彙,傻氣又精準,帶點詼諧,對食物充滿研發熱情。於是把長方條的吐司變成圓筒形,一截一截像甘蔗,並加入葡萄乾增加甜度。結果熱賣到不行,每天下午三點出爐,不到四點賣光光,一條三元,不能說便宜。那時一碗麵兩元,西點麵包的食材大多進口,成本凶自然賣得貴。但一條三元的吐司可以吃兩餐,或是一家人的下午點心。西式餐飲當時是種時髦,像冰淇淋、牛奶、咖啡、牛排大舉入侵,在日據時代還是有錢人的享受,戰後成為人人

的夢幻逸品。加上美軍進駐台 雅貞已許久不曾夢見家鄉那片桂竹林,午休時睡得太沉,竟又夢見了。光影交錯的竹林裡,雅貞繞過一叢叢茂生的青綠、棕綠,踩著鬆軟肥厚的落葉層,似尋什麼前進。聽見沙沙聲響,是自己的腳步聲,還有更遠的,是爸爸和阿嬤,正揮動鋤頭挖筍,那樣奮力的敲擊。一陣急風將竹身吹彎又彈了回去,那拉長的嘎響鬼魅一般遮蔽了爸爸與阿嬤的聲音,還抖落一陣殘留葉梢的水珠,不知何時下過的雨。她有些慌張起來,怕跟丟。爸爸與阿嬤在笑,笑聲更遠了,彷彿要轉往他處去。雅貞想加快腳步,腳步卻很沉,抬起都難,費盡全力亦未必能移動分毫,像被誰按了慢速播放鍵。手指不經意撫觸到某根竹稈節環下方的白色粉末,感覺到熟悉的粗糙。自遠方投進的日光剛好打在那粉末上,她仰首竟看見一隻青竹絲盤在高處,身尾纏蜷一截枝葉,瞪視著她,那樣靜,靜得將她駭醒。醒的時候,腳全麻了,嘴緣感覺濕,連忙擦掉,怕人瞧見。昨晚值班,杵在電腦前一邊收看線上日劇、一邊等待客人發訊諮詢。接近午夜十二點正想可以收工,竟有人敲了訊息過來公司官網,詢問一些日本旅遊的資訊,問得含糊,不知是缺乏經驗,還是沒真要去。一個問題還要夾雜三、四件家庭瑣事,雅貞問他有沒有考慮來個家族旅遊啊,整團都是家族成員很棒哦!對方回了個嘆氣的表情符號,又叨叨絮絮講起那些斷不開的愁與怨,大哥、大嫂都沒在照顧老母親,說好大家平均分攤,小弟卻拖欠請看護的錢,如此這般。雅貞不敢得罪客戶,這樣一來一往談到凌晨三點,對方終於說謝謝跟晚安,不好意思啊!雅貞回說不會的,希望您多多參考我們公司的旅遊企劃哦,附加笑臉表情符號,其實介意,生意也不知有沒有做到。這些超出的時數都沒有加班費,只幸好線上值班可在家裡值。她關掉電腦,一個翻身滾到 灣,崇洋者眾,西式糕點席捲台北。台式糕餅餡料以白豆沙為主,紅豆沙、綠豆沙,蓮蓉、鳳梨算是變種。在這基礎上做變化,五仁中有土豆仁、肉角,可也有鳳梨絲、豆沙做底,因此做餅最重餡料,豆沙是主角。現今台灣人不愛豆沙,愛奶油、果醬,那就把餡料改一下。沒有餡怎會好吃?她做出的麵包一定要有餡。只有菠羅麵包算是日式的,餡在外頭而已。有的內外都有餡,像椰子果醬麵包,外裹奶油與椰子粉、內敷厚厚的草莓果醬,一個賣兩三元,熱賣到不行。做西點最重打蛋與發酵,這兩種已過香,再加一整條奶油或大塊起司,焉能不香死人。其時大家無不迷戀此種氣味,只有小曼聞到想吐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Traditional)

Newspapers from US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