父親 人生大書

World Journal (New York) - - 上下古今/港副 - (上)

在我的人生道路上,父親對我影響最大、最遠、最深刻。他「約以自奉、寬以待人」,以慎重、厚道為處世準則一直影響著我。他就像是一本永久讀不完的大書,我從中吸收到營養,讓我終生受益。母親九歲便進入夫家做童養媳,與父親相守三十三年,辛苦一輩子,四十三歲即英年早逝,遺下三子一女。父親中年喪偶,既當爹又當娘,為了養活兒女煞費周折,不求個人幸福,自己含辛茹苦,但求兒女成長,再窮也要照顧到孩子。在那一九五八年大饑荒的年代,自己餓得皮包骨,還將省下的糧票留給孩子買點心吃補補身子。父親不只是養育了我們,對我們的求學深造也特別重視,因為他知道知識可以改變命運。祖上在湘鄉雖然算不得名門望族,但因為跟隨曾國藩文正公南征北戰,也成為了書香儒士之家。後來因為不善理財而家道中落,以至於依靠租田耕種,才得以謀生。到了父輩,家貧無力讀書,父親只上了兩年私塾。他知道,窮人的孩子一定要好好讀書,有了知識才會有前途;於是,哪怕舉債也要讓子女讀書。 當時為了得到更好的教育,我決定去上海求學。父親心情矛盾,既不希望我沒有文化在家固守貧窮,又擔心我隻身外出求學有閃失。去上海之前的一個晚上,父親對我說,大意就是有一個同宗無兒無女,田產超過百畝,住房寬大,還有餘糧出借,「而我家有你們三兄弟,只有三十畝田,還欠了些債,爹想將你過繼給他家做兒子;這事已經談了很久,既捨不得把你送人家,又怕你留在家挨餓受窮,所以一直拖延至今。最近聽說你將要去上海,人家著急,加緊催促,答應讓你繼續讀書,不要下田工作,如果還有什麼要求,都可以談,只是不要去上海。有什麼想法告訴我,我也好對人家有個交代」。我不假思索地說:「你去吧!」談話就此結束,過繼的事就這樣告吹。為了我有一個美好的前途,父親忍受了骨肉分離的痛苦煎熬,最後還是同意了我去上海求學的要求,父親的用心良苦讓我永難忘懷。臨行前,父親為我添置衣服,步行到四十里外的谷水市買布料。清早出門,夜深才回家,身體極度疲倦,舉步維艱,問其原因,告之中午未吃飯,在回家途中饑腸轆轆,感 覺疲勞,路過石墩時一腳踏空,跌入水中,膝蓋受了傷,父親的舔犢之情令人心酸。父親為我添置的新衣是用不到三尺布做的,中間襯一層棉花的小背心,是當時家鄉最時髦的款式,城市人看來卻其土無比。我從家裡穿到上海,又從上海帶到台灣,後來帶來了美國,保存至今,視同珍寶,偶爾睹物思親,心如刀絞,淚水長流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Traditional)

Newspapers from US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