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長在

山花落盡

World Journal (New York) - - 世界副刊/數獨 - (寄自加州)

,我心中暗自佩服R對登山的熱情和衝勁。一天晚上接到R的妻子M的電話,她說R很喜歡和大家去爬山,問我是否能安排更多的登山健行活動。「每個周末可以嗎?」她語氣熱切:「下周是勞動節長周末R不看病人,可以安排一個活動嗎?」炎炎盛夏實在不是健行的好季節,但她懇切的口吻讓我不忍拒絕,於是呼朋喚友為R安排了近郊湖邊一日遊。一群人會合後久候不見R,原來他臨時有病人急診不能來了。我們揮汗繞湖步行,原本美麗的湖泊因長年乾旱而枯竭,湖邊小徑枯草叢叢,酷熱難當,活動草草結束,大夥兒吃冰後就散了。同年耶誕節前夕,與朋友們同遊約書亞樹國家公園(Joshua Tree National Park),R也同行。白天走遊幽靜的谷地,爬登奇岩巨石;黃昏時分俯瞰壯觀的沙漠山谷,欣賞籠罩著美麗藍彩的遠山。晚餐後大家在旅館中交換聖誕禮物,入夜去公園看星星。先生拍了許多照片,捕捉大自然美麗的山景和星空,也記錄下朋友共遊歡樂的時光。那次登山旅遊後R從朋友圈消失了。剛開始想是醫生工作忙碌,時日久了不免擔心,與相熟的朋友詢問R的近況也沒有消息。之後朋友們結伴去了許多登山旅遊,紅杉國家公園(Sequoia National Park)、美東賞楓葉、死亡谷(Death Valley)看野花和沙丘。計畫登山時先生總會想到老同學:「可惜聯絡不上R,不知道他是不是生病了?」聖誕節收到一張R的全家福照片,英俊的兒子、兩個甜美可愛的女兒,M穿著米白的蕾絲洋裝、頸戴珍珠頂鍊,美麗端裝,她一手腕著R的臂彎,面帶淺笑。R穿著淺藍色的長袖襯衫,他非常瘦,是重症病人那種極瘦的身型,但眼神炯炯精神奕奕,臉上的表情幸福安適。在R的告別式上牧師說:「每個人的一生就像一部電影,我們該如何為R的人生電影命名呢?我想為他的電影取名為『生命的鬥 士』,為什麼呢?」他問大家:「你們看過《辛德勒的名單》( Schindler'sList ) 嗎?電影是講述一個德國商人拯救猶太人的故事。其中有一個名句”whoever saves one life ,saves the world entire .”(救人一命即拯救全世界)。」他停頓片刻:「這就是R的決定。四年前,醫生宣他只剩下三個月的生命, R經家人同意後做了一個重大的決定:他決定繼續行醫,用他剩下有限的生命拯救更多的病人。因此他沒有告訴任何人關於他的病情,包括親近的朋友。」牧師講述這一段話的時候,在座的每一個人心裡都在思考同一個問題:「如果今天是我,當醫生告訴我只剩下三個月的生命,我會做怎麼樣的決定?」那一刻我們才明白為什麼R不曾透露隻字片語就從朋友圈中消失了。他沒有選擇退休享受人生,他選擇醫治更多的病人。上天支持了他偉大無私的理想,三個月的生命延續了四年……參加R告別式的人很少,都是近親好友,偌大的教堂空蕩蕩的,台前也只有幾個花牌。牧師說R行醫二十二年,他的病人從兩歲到一百多歲,超過一萬個病人。家人沒有通知病人R過世的消息,一位家庭醫生友人說病人們都非常關心,時常問起R的近況。告別式結束我和先生回到家中,在電腦上我們尋找R的照片:在錫安山的隘口,R站在過膝的急流中,一手撐著登山杖,頭戴遮陽帽,嘴唇微開露齒,臉上帶著溫和微笑;登爬天使降臨峰頂的途中,他坐山徑岩石上的留影;在巨岩上大夥們一起跳躍的合影,照片中的R毫無病容。算算年份那時他已經知道了自己的病情,面對隨時可能會消殞的健康和生命,他是抱著何等的熱情登山,在壯麗幽靜的山中享受每一刻珍貴的時光?我仔細查看每一張照片,找不出R面容上的一絲憂慮;我看到的是一張張開朗自信的笑臉,散發著生命的光與熱,怎樣都無法將 一個病人與照片中這位鬥士連接一起。我終於明白,R的妻子為什麼那樣急切地請我辦每周登山活動;我也終於明白,錫安山之旅R為什麼嫌我們聒噪而離群獨行。王安石〈遊鍾山〉中的句子:「山花落盡山長在,山水空流山自閒。」山上的花開花謝,山仍常在;山中的溪泉潺涓流轉,山卻靜止不移。世事多變,生命無常,理想情操的追求卻可以永恒不變。想起R在電話中勸我不要擔心注射可體松傷筋骨,我察覺到他語氣中帶著一些我不能理解的情緒。現在我才明白,當時已經生病的R如同一個浴血的戰士仍然奮起作戰,而我,卻好似為被紙片割傷的手指而擔憂。也許因為R是醫生,他每天看到病人因疾病而擔憂害怕,苦於身體病痛再加上心理惶恐不安,不但無益於疾病的康復反而影響生活品質,人生被疾病掌控。R選擇不讓疾病改變他的生活品質和目標。告到式桌上放著R年輕時代的照片,黑密的頭髮、濃眉、厚寬的唇,一個文質彬彬俊美的青年。從老同學和弟弟口中知道他是籃球高手、聰明、愛讀書,知識廣博。而我認識的R是一位醫術精湛、性情溫和、有愛心、有耐心的醫生;一位愛好登山的校友和好朋友。我們相識在中年,僅僅數年的朋友緣便失去了他。未來的人生旅途中,我們的骨骼將逐漸老化不再年輕。肩痠頸疼、腰痠背痛時,朋友們會懷念地談起:「如果R還在多好!」我們將繼續登山,在山裡朋友們會想念R ,想到他那如山一般堅定的理想。山花落盡山長在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Traditional)

Newspapers from US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