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東婦好

World Journal (New York) - - 小說世界 - (一九)

她洗了個熱水澡,躺到床上立刻睡死。直到凌晨風雨變小,她走到陽台,看損失不算嚴重,開心地在陽台上胡走亂歌。雨已經停了,風還很大,她想起那只蝴蝶風箏,拉在手上,邊跑邊放。蝴蝶像有生命一樣飛高又飛高,終於上了天。她高興得流下眼淚,這是她的旗幟,她的空中之國!高二升高三那年暑假,母親讓她補習,她有了外出機會。在補習班中她盡量安靜低調,總是趁人多時進教室,坐在角落。但她是發光體,怎麼躲都沒用,一群男生追她追得無處可逃。還好老師高準護著她,他的年紀約二十六、七,剛從台大歷史研究所畢業,教的卻是英文。濃眉大眼,五官輪廓一看就是外省人,理著小平頭,看來很有精神。口音還有方言腔,但比一般老先生好很多。他教書認真、說話幽默,常惹得大家笑。小曼很少笑,好 笑的話她反應慢,托著腮、嘟著嘴,一臉迷茫。經常是慢慢回味,要過半小時才意會過來,這時才淺淺一笑。就算如微風般輕微,也被高準抓住了,深深看她一眼。她做什麼都慢九拍,說話已夠少,還特別慢。做事也慢,寫字更慢,功課也不好。母親每天早晨幫她準備好制服、書包、便當,急呼呼地催她。她還在梳頭照鏡,幾乎是用推的把她推上最後一班校車。許多次來不及,只有搭計程車,學校在天母,一跑就去了半天營收。有次發完考卷,她又考不及格,下課時被高準叫住。小曼低頭呆立著,還搞不清狀況,高準說:「我觀察你很久,你不是程度不好,而是寫字慢,卷子常寫一半,有寫的對八、九成。你字寫這麼漂亮幹麼?一直塗改,漂亮得像印刷體,這毛病要改。把字練快一點,否則考試很吃虧。」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Traditional)

Newspapers from US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