網戀

■李枋

World Journal (New York) - - 世界副刊/數獨 - (寄自印地安那州)

海莉婉約恬淡的笑容恆曬於臉書上,小方臉,圓下頦,短髮往後梳櫳,露出清麗的五官和幹練。最近,她正祕密地進行著一件事。每到下午四時左右,他便會傳伊媚兒來,從禮貌的問候、淺談,到最近露骨的愛意,這讓海莉很不安。「我有一個月休假,月底回來看妳,我要買房子,我們會很快樂的。之後,我還會有一個任務,等這個任務結束了,我便可以退休,那時侯我們就可以永遠在一起了……」幸福來得措手不及。「是不是快了點?」「不,一點都不,我們一步步交往,互相關心,我常想妳,很希望見到你。」十年前海莉的丈夫病逝,她結束生意在朋友開的一家餐館打工,那時候兒子剛步入社會許多事還懵懂,所以她一肩挑起生計。她的生活圈很窄,但兩年前換手機、有了臉書後,新朋舊友一一聯繫上,生活變得多采多姿起來。一天,一個穿醫生製服,外表正派,有著陽光般笑容的男子要和她做朋友。她沒想太多,便在確認格按了下去。傑克是外科醫生,在阿富汗工作。兩年前一場車禍妻子過世,兒子跟祖父母住在亞利桑那州。他說他要用忙碌來忘記痛苦。他們如筆友般交談著,涉及到個人事,她總避開,只「單身」這一身分無法迴避。一開始,他手機不定時傳來,都是海莉忙碌時,後來知道她休息時間,就定時發起訊息。大部分是他主動,他剖析他自己,她心戚戚焉,彼此不知不覺互相憐惜起來。緊鑼密鼓的追求,令海莉平靜心湖起了漣漪,開始緊張得吃不下東西。她怕某天傑克突然打電話要求見面,會是臉書上那個俊朗的人嗎?推算年齡他也應該是個老人了,見了面,如果眼前站著一個滿臉皺紋、老態龍鍾的老人,她該面對呢?還是轉身逃跑?她問他要近照,他總不寄。 這惶惑困擾著她,她不得不將這事告訴妹妹。「網戀。」妹妹第一反應即調侃起她。「人家都愁死了,妳還取笑。」「好事。網戀很平常,我朋友圈就有網戀結婚的。」「太快了,不真實。」「都成年人了,認識二、三個月就交往也是有的。」「他是美國人。」「妳不天天和美國人打交道嗎?」「朋友是朋友,伴侶又是另一回事。」海萍見她顧慮這顧慮那的,便安慰說:「安啦,跟著感覺走。」一天,海莉和他通訊時螢幕突然一片黝黑。一陣恐懼,她怕他有不測,忐忑了一夜。第二天,傑克傳訊說:「昨天有個很大的戰爭,電路斷了,受傷人員很多,還失掉了一個兄弟……整夜沒闔眼,心情難受極了……」海莉放心了,要他保重,他也要她保重,並說真等不及見面。海莉自丈夫走後從未想過愛情,十年,多少哭著的夜,醒來拭乾眼淚又投入生活。傑克讓她覺得溫暖。這天,他說被派去重戰區,這次任務有危險性,他要把重要文件和隨身紀念物寄給她。海莉不疑,把駕照影印傳了去。兩天後,她收到泰國包裹公司一份郵件,說戰區有人寄safebox給她,經查驗,裡面是二十幾萬美金,他們懷疑洗錢,需收件人寄百分之十的費用去買保險,以證明合法。這舉措和他美國背景的身分太不協調。「詐騙集團。」妹妹海萍一句話說進她心坎。怎麼會?怎麼可能呢?他是一個如此謙謙的君子。「别傻了,這些照片和資料都不知詐騙集團怎麼弄來的,妳現在還以為面對的真是一個外科醫生嗎?」如夢初醒,海莉手中握著的五顏六色的汽球一下子突然飛升上天空,沒了。她突然覺得肚子餓了,而且好餓好餓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Traditional)

Newspapers from US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