劉被迫認罪「他媽的徹底崩潰」

World Journal (New York) - - 第一頁 - 記者曾慧燕/紐約報導

曾在布朗大學國際關係學院任教的民運人士徐文立,當年曾推薦劉曉波競逐諾貝爾和平獎, 13日獲悉劉曉波癌逝消息後,用「徹骨痛惜」形容他此時此刻的心情。徐文立向本報記者表示,「劉曉波是一位在每次交往都會給你帶來心靈震撼的人,而且更能讓你思想反芻得益。」

1989年六四事件發生,劉曉波6月6日被捕,並於1989年9月上中央電視台,提到天安門清場時沒殺人,被海外部分民運人士指他「為中共掩飾天安門廣場的屠殺做見證」,他的「央視認罪」,也一度刺傷了以丁子霖為代表的「天安門母親」的心;1990年11月,劉曉波還寫了一份《悔罪書》,被北京當局用作大學生的洗腦教材,在各大學散發和宣讀。徐文立說,劉曉波曾向他透露,那次在央視 台做違心見證,是因為當局強迫他父親遊說他就範,他痛苦地對徐文立憶述:「平日我可以和父親論辯至反目,可是當父親在那種地方雙膝向我跪下時,我他媽的徹底崩潰了!」劉曉波說:「我從來沒有對誰講過這一幕,今天就想對你說,可是還是不能他媽的原諒我自己!特別面對『天安門母親們』時!沒有藉口,只有慚愧,罵自己不是東西!」之後,劉曉波一次次地反省、檢討,訴諸文字和一次又一次的行動,才逐漸贏回昔日同志的寬恕和諒解。徐文立推薦劉曉波角逐諾貝爾和平獎,理由之一是「上蒼揀選了劉曉波為『四君子』,保護了那些尚未撤離天安門廣場的年輕大學生們。」「歷史不會忘記他們這幾位願意用自己寶貴生命來保護無辜學子的人。」徐文立說,「歷史記住了譚嗣同『戊戌六君子』,劉曉波『天安門四君子』也一定會被紀念。」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Traditional)

Newspapers from US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