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苛待異議者西方沉默應檢討

World Journal (New York) - - 話題 - 記者顏伶如/綜合報導

或許劉曉波這個名字在西方社會並不算家喻戶曉,但他以尊嚴、冷靜的方式,長期為中國人民爭取自由的貢獻,卻足以讓他與幾位舉世聞名的異議人士並駕齊驅,劉曉波遭禁錮至死不僅對中國,對長期以怯懦面對中國殘忍的西方國家,應有啟示。「經濟學人」雜誌報導,對於中國政府予以異議人士的殘忍對待,西方國家政府長久以來多半以怯懦以及憤世嫉俗做為回應。1980年代,正當中國開始對世界敞開大門的同時,西方國家領導人由於忙著與蘇聯對抗,對於中國內部的政治犯並沒有表示太多意見。西方國家不願為了魏京生等異議分子而得罪鄧小平,但1989年天安門事件之後,西方國家的態度終於出現轉變。 討論在中國遭到囚禁的異議人士,頓時蔚為風潮,而中國政府偶爾也會釋放幾名異議分子,希望藉此改善在世界各國眼中的形象,如此發展讓西方國家領導人頗為滿意,因為他們想要說服自己國內對天安門流血事件仍感憤憤不平的民眾,讓民眾相信對中國加以譴責確已奏效。

1990年代中期,隨著中國經濟蓬勃發展,異議分子的問題又遭到邊緣化。在許多西方國家官員眼中,中國儼然已經強大到不能得罪。排名全球規模數一數二的大型企業,擠破頭想進入中國市場,包括美國、英國在內等國家則紛紛與中國設立「人權對話」,巧妙地將人道問題與雙邊高層磋商談判脫鉤。

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爆發之後,西方國家更開始把中國視為「經濟救主」。就在這個 月初,當G20高峰會在德國舉行年度大會時,沒有任何一個會員國曾為已經重病當中的劉曉波出聲。為什麼西方國家不敢出聲?或許從挪威的實例可以窺知一二。2010年,由挪威主辦的諾貝爾頒獎典禮,將和平獎頒給了劉曉波,不過他未能親自領獎,由一張空椅子代替。這起事件之後,中國與挪威關係就陷入僵局,直到去年才逐漸恢復。只要是對中國人權問題提出批評的國家,就會遭到類似報復。另一個的因素在於,就算西方國家出聲,習近平可能也不理睬。在他上台之前,就曾嘲諷「有些吃飽了沒事幹的外國人,對我們的事情指手畫腳。」自從2012年上台之後,習近平加緊對異議分子以及對共產黨不滿的人士施壓,同時頒布多項維安新法規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Traditional)

Newspapers from US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